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说好的“虚拟男友”呢?? 05

 【一个修文后的合集:点这里点这里

 

  唉,好想老贾啊 

  对了,文里的知识千万不要当真,都是我瞎掰的。如果有相关专业的妹子或汉子看到了千万不要笑话我QAQ

以下正文

  忙碌而充实的人眼中,时间流逝的速度总是特别快,转眼已经是英国的夏季。两个因为意外而相识的人已经相互把对方当做了可以相互倾诉的朋友,当然,两个人之间依旧有那么一些小小的误会。

  伦敦夏季其实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多雨,但是Jarvis还是习惯出门前在书包里带上一把黑色折叠伞以防万一。

  “Sir,我认为你现在应该躺在床上安安稳稳的睡觉?”

  现在是伦敦的早上八点,这代表现在纽约时间是凌晨三点钟,然而他在出发去锻炼前收到了来自那位任性的先生的信息。

  “睡不着,不开心。” Tony窝在床上心不在焉的摆弄着全息显示屏,在心里默默吐槽熬个夜有什么稀奇的,你个生活一样不规律的人还真好意思说我。

  哪怕在短信里也总是显出满满活力的人今天似乎格外的低落,这让Jarvis有些担心: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点‘历史遗留’问题,唉,算了,没什么。”Tony本来是想说说关于他对他手底下两个公司的想法和态度,但转念一想,和一个AI倾诉感情?万人迷Stark怎么会沦落到那种地步。

  Tony之所以在一瞬间有想要向J倾诉的欲望,是因为这三个多月来J表现出了超高的人性化,虽然有些方面J表现得脑回路有点异常,但在平常交流中J表现得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然而令人疑惑的是同样使用Dummy优化版本的公司内测部门里其他人员的程序对象的智能程度远远不及J,Tony好奇之余也分析过J的源程序,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J的程序和刚刚载入手机的时候相比几乎没有任何变化,Tony和手机里的这个“小男友”相处的时候几乎就是把对方当成了一个真正存在的,非常好的朋友。

  已经走出家门,漫步在林荫之下的Jarvis皱眉,把心里那点Sir不和他说心事的小情绪抹去,继续询问道:“Sir,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Jarvis其实挺喜欢他手机里这位任性的先生,在这三个月的日常交流中,这位先生似乎并没有表现出Homosexual倾向,他们也一直像朋友一样交流着,一开始所谓的“命中注定”应该只是个玩笑而已,Jarvis其实很喜欢这个突然闯入他生活的小意外。

  “没有。”Tony拒绝得毫不犹豫,完全忘了是他自己先找上J的。

  Jarvis无奈的叹口气,有点小心塞,看看周围,已经能看见俱乐部的场地了,于是告诉Tony:“好吧,我要去锻炼了,Sir,请您早些去休息,熬夜对身体不好。”随后Jarvis把手机塞到书包里,往场地里走,哼,不要帮忙就算了。

  那是一片被围起来的网球场,有的场地上已经有人开始练习和对打,周围有一些人或坐或站的在场地边围观,其中还有不少身材修长健美的漂亮女孩和男孩。

  一个对着墙壁做挥拍练习的金褐色头发的男青年远远的看见了场边的Jarvis,眼睛一亮,大老远跑过来拍了拍Jarvis的肩膀:“Hi~Jarvis,好久没见。”

  Jarvis正蹲在场边整理自己的球拍,扭头一看,是和他同在网球俱部的好友Tom。 “一起打一场吗?你半个月都没来练习了,看我怎么虐杀你。” Tom有点小兴奋的用手中的网球拍敲敲Jarvis的手腕,给了Jarvis一个挑衅的眼神,Jarvis握紧手中球拍反手敲开Tom,“和善”的看着Tom:“尽管试试?”

  地球的另一边,在Jarvis送给Tom一记快准狠的发球,跃跃欲试的打算打到他直接弃权的时候,Tony正懒懒的趴在床上,无所事事的戳着显示屏,他和J的对话界面停留在他吐槽Jarvis“自己生活一样不规律居然好意思说我”的那条,然后就没了动静,Tony有点小抓狂,他以为J对他的好感度已经很高了?居然这就不理他了?哼,现在的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的你就要对我死心塌地!

  手一捏,虚拟显示屏化成细碎的光点消失,Tony翻身躺好,双手枕在脑后,盯着天花板,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一些事情。

  《虚拟男友》这款游戏在一周前已经发售,根据测试者的建议,增加了另一种传统模式,在此模式下,可以调节时间流速,不必按现实时间苦心等待回复,同时在此模式下可以开启好感度面板,玩家能够查看触发的事件和对方好感度。Tony对此挺不以为然,如果玩家开启传统模式的话,那么这款游戏也就是一款普通的文字恋爱游戏而已,只有原版才能体验到这款游戏的精髓,所以即使他手头上就有传统模式的补丁,他也一点都没有要使用的意思。

  三个月的广告宣传和SEST一贯良好的口碑,使得游戏的销量和公众评价都非常出色,是一次成功的策划,也许年末应该再给Friday和Pepper加加薪?其实她们的薪水类比同行业同层次的人员收入已经高了很多,所以还是送礼物给她们?她们喜欢看秀吗?那几张入场券不如给她们吧……啊,对了,脑波操控的项目快完成了,那个EEG脑电帽明天得给它休整一下,那么丑我都不好意思说它是我的创造……还有…………

  纷乱的思绪一一在Tony脑海里飘过,他看着天花板上繁复而又规整的花纹,焦糖色的眼睛渐渐失去了焦点,缓缓陷入了修普诺斯*的怀抱。

  Tony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他精神饱满的把睡前的想法处理了一下——其实就是给Pepper和Friday送礼物,然后心安理得的错过了两个公司今天的例会和待处理文件,愉快的决定今天就待在地下室里把手头上的项目搞定,顺带关闭了所有能联系到他的通讯渠道,当然,J的要留下。

  洗漱完毕的Tony边准备点外卖边往地下实验室走,觉得光线不太好的他直接命令家庭语音助手关闭遮光措施,下一秒——

  “damn !快快快开遮光!”Tony捂着眼睛蹲在地上,感觉眼珠一阵酸涩刺痛,生理性的泪水不断涌出,缓解了眼珠的疼痛。感觉到周围光线重新变得昏暗,Tony放下手,小心的睁开眼睛,眨眨眼,抹把泪,红着眼睛往地下室走“给我等着!下一个项目就是拆了你。”想想这个家庭助手也是好几年前写的了,是该好好优化了,简直太!不!智!能!了!

  Tony捂着红彤彤的眼睛走进实验室,一眼又看到了那个丑得不忍直视的脑电帽,Tony突然觉得眼睛更疼了,他决定找先J聊聊天,缓缓眼睛。

他打开通信界面,发现J有给他留言。

  “Sorry,Sir,那时候我已经和朋友一起打网球去了。”

  “那么,您有什么想说的吗?Sir ? ”

似乎是发现Tony一直没有回复,半小时后J又回了一条。

“很高兴的发现您去休息了。”

  五小时后

“Sir……我突然觉得我可能上了假的IC。”

  Tony乐了,最后一条留言是一小时前,于是他动动手指开始回复。

“怎么了宝贝儿 ? 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来来来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Sir,您醒了??早饭(或者说午饭)吃了吗?”

  J回复得很快,Tony想起了刚才点到一半的外卖,召唤出一个全息网页投影继续点外卖,顺便开始和J吐槽自己写的那个奇葩家庭助手。

  “Sir,您可以用一点眼药水,长期面对电子屏幕的眼睛本身就很容易受伤,如果有条件最好还是去让医生检查一下。”

  “才不要,这不过是一点小问题而已,过一会儿就没事了,你真是小题大做。不说我,说说你吧,你怎么了?”

  “健康问题不存在小题大作,Sir,至于我,我确实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不过已经解决了。”

  哦?Tony饶有兴致的挑挑眉。

  “啧啧啧,你居然也有搞不定的事,和学校有关?”

  Jarvis看着那位先生略带调侃的回复,再瞟一眼自己屏幕上的一行行代码,无奈的笑了。

  “我又不是Mr.Stark,当然会有搞不定的事。”

  “我在学校上的论坛接了个活,一个很简单的获取用户名的JavaScript,但当我运行它的时候却总是显示结果为null(无效,空值),我检查了三遍脚本,都没有发现问题在哪儿。”

  “嗯?要不要我帮你看看你写的脚本?最后怎么解决的?”

  Tony被那句毕竟我不是Mr.Stark夸得浑身舒爽,抱着开玩笑的心态问了一句,然后得到了吓得他多点了三杯蔬菜汁的回复

  Jarvis把脚本拍了下来给对面那位Tony先生发送过去,不得不承认他的行为有一点点炫耀和求夸奖的成分在里面,鉴于他在这方面取得的优秀成绩,这一点点小骄傲完全合理。

  “最后我发现我要获取的用户名就是null。”

  窝在电脑前的Jarvis耸耸肩,程序员总是会遇到一些形形色色的“bug”的,这次都不能叫bug,只能说自己手贱选了一个奇葩用户来测试。

  已经震惊的Tony下意识的凭借本能点完了外卖,盯着收到的几张脚本截图,不知道有什么反应好。

  WTF?怎么回事?我代码看得多你骗不到我,低级人工智能怎么可能自己给自己写代码然后截图留念??

  受到惊吓的Tony顾不上手边那个丑逼帽,转而打开了自己的电脑,噼里啪啦的敲着键盘,开始反向破译自己手机里的联系人J。

  另一边,Jarvis疑惑的看了看突然没了动静的手机,眨眨眼,扭头继续专注于手头上的项目。可能Sir去吃饭了吧,作息不同又有时差的两个人时间线总是会对不上的。

  

  

  emmmm最近身体好一点了(虽然还是不咋滴),所以我又开始更新了(虽然写得也不咋地)

  以及我忘了PS……被自己蠢哭

  PS: 那个关于null的梗来源于知乎上一个提问“你遇到的最难调试的Bug是怎么样的”,其中一个高票回答就是这个梗。

  PPS:修普诺斯其实就是希腊神话里的睡神。

评论(8)
热度(23)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