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说好的“虚拟男友”呢?? 07

  忙碌而又充实的毕业季以后,Jarvis顺利的以优异的成绩从帝国理工毕业,他没有过于留恋家乡,而是很快就做好了去往美国的准备。

  他没有多少私人物品,把书架上的书打包成箱放在房间角落,另外一个行李箱装了几套衣服,最后一个大书包装上一些零零碎碎的随身物品、出国的必需品和电脑包,这就是他出行的全部准备了。开学之后小学弟就要读大二,可以不必忍受宿舍和学校之间的超长距离,自己出来租房子了。Jarvis已经跟房东和小学弟Butterfingers协商好,在下个学期开始之后房子会由Butterfingers续租。Jarvis准备等自己在那边安顿好以后再让小学弟帮忙把书寄过去,所以他只要带一个行李箱和一个书包出发就足够了。

  准备出发去美国的那天中午,天气意外的好,Jarvis泡好一杯红茶,拖了一把椅子坐在阳台上眯着眼睛晒太阳,所有英国人的通病,喜爱阳光。

  抿了一口茶,略带苦涩的香气从舌尖蔓延开,Jarvis右手托着脸,转头凝视着自己住了将近三年的地方:那些不准备带走的日常用品已经整整齐齐的摆进了柜子,家具都用防尘布盖好,因为昨天打扫过一次,所以室内显得特别的干净,但也没有什么人的生活气息——这就是他即将离开的地方。

  三年似乎很长,在那一千八百一十五个日夜中,他两点一线的在住处和学校来回,努力充实自己,间或还要兼职打工,有时候感觉自己坚持不下去了,看看Mr.Stark的消息,就感觉身体里还是留有一丝丝能量能够供他驱使的,所幸进入大二之后,他能够利用自己扎实的专业知识赚取生活费,生活轻松了很多。但三年好像也很短,仅仅是进入了大学,学习了一些知识,就毕业了,他应该正式的走向社会了。

  未来值得期待不是么?Jarvis摇头笑笑,按下心里那些小小的患得患失。这时他听到了楼下传来的汽车喇叭声,他往楼下看了一眼,是自己打电话叫来的black cab。起身把杯子洗干净收好,带着行李下楼,等在门口的司机向他打了个招呼问好,帮他把行李箱放到了后备箱,然后出发驶向希思罗机场。

  十多英里的距离转瞬即逝,当Jarvis到达机场办理登机手续的时候,Tony正在SI总部的大楼里做苦役。

  “为什么这份文件也要我看啊,Pepper你自己处理不就好了。”Tony夸张的叹了口气,翻看了一下文件里的关键词,觉得没问题之后在末尾签上了名字,递给站在一边盯着他的Pepper,左手伸向手边的一小摞文件,拿出一份继续处理。

  “因为这个月里你有十八天来过这栋大楼,然而只来过三次SI的办公室,其余的时间都呆在SEST的总裁办公室。”收好Tony签好的文件,Pepper给了他一个标准的露出八颗牙的笑容。

  Tony自知理亏的闭嘴了,开始后悔自己在SEST的咖啡喝完了为什么不让Friday去买而是要上来SI这里来拿,结果呢?被Pepper逮住了吧?

  Pepper看看他哀怨的表情,转身出去了,再次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甜点盒和一杯星巴克咖啡。“喏,给你。”

  “我现在的劳动价值就只值一杯星巴克了吗。”Tony放下手里的文件,慢悠悠的拿过咖啡喝了一口,然后打开了甜点盒,当他看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忍不住扭头看了Pepper一眼。

  “怎么?你还想我到你家把你的咖啡机搬过来给你来一杯手工现磨的意式浓缩吗?大少爷?”Pepper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不用那么客气。”Tony笑眯眯的拈起一枚装饰精致,但比普通造型高一点的甜甜圈,意味深长的在Pepper面前晃了晃。

  “干嘛?你要吃就吃呗。”仰头躲开那枚差点凑到自己鼻子上的甜甜圈,Pepper坐到一边开始翻看检查Tony签好的文件有没有什么错漏。

  “嗯哼。”Tony咬着甜甜圈含糊的应了一声,熟悉的口感,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厚度……这不是那家甜品店的Cronut(可颂甜甜圈)吗?这东西挺不好买的呀,反正Pepper绝对不是会费心去买这种限量甜品的人,一定是别人送给她的,看起来……有人在追求我的好属下啊。

  在享用甜点的时候,Tony看了看表,小粉丝说他是今天的机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到……Tony扭头看看专心处理文件的Pepper,正准备张嘴,就被Pepper头也不抬的堵了回去:“No,Tony,你今天必须把这些积压的文件都解决了。”

  Tony沉默的趴在桌子上装死,Pepper抬头看了他一眼,妥协道:“好吧,只要你把这些搞定,我半个月都不拿SI的事情来找你,怎么样?”

  “成交!”Tony迅速的坐起来,把咖啡和甜点盒摆远,拿过手边剩下的一小摞文件开始用功:“小意思,很快就好。”

  “还有这些,最后下午还有两个会议,这些都解决你就解脱了。”Pepper拿出又一摞文件摆在Tony手边,另外还友情附赠了一张下午的会议安排时间表,Tony对着新的一摞文件沉思三秒,权衡了一下,咬牙接受了这个条件。

  “你好,我是Jarvis·Bettany,之前在网上预订了房间,来办理入住。”SI大楼附近的一座酒店里,前台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小姐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才发现台前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高大苍白的金发男子,她连忙送上微笑,并且帮客人查询入住信息。

  “啊,您好,Bettany先生。”前台小姐对着电脑查询了信息,核实身份之后把房卡给了Jarvis,并且带着热情的微笑告诉他酒店里住宿的一些注意事项。

  礼貌的道谢之后,Jarvis拖着行李箱找到了自己的房间,关好门后他直接仰面倒在了床上,闭着眼睛疲惫的揉了揉额角。

  他从伦敦时间下午一点半登机,坐了七小时的飞机到了纽约,而现在是美国时间下午下午三点半,他有些时差反应,头疼得厉害。

  稍微休息一会儿后,他强撑着爬了起来,他现在处于时差反应之中,就这么睡过去的话只会加重这个反应。他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基本满意后摆好洗漱用品,用冷水搓了把脸提提精神,打算去周围逛逛,感受一下美国的气氛,顺便看看SI大楼附近有没有出租房源。

  出去之前,Jarvis发了条短信:“Sir,我已经到纽约了。”

  SI总部,会议室,西装革履的高层们聚精会神的听着台上代理总裁Pepper对本季度的财务做的简短解说,毕竟这事关他们的身家,谁能对要到自己手上的金钱无动于衷呢?然而——

  突兀的铃声打断了Pepper的报告,她瞪了进会议室却没关手机铃声的Tony一眼,清清嗓子,继续自己的报告。

  毫不羞愧的Tony美滋滋的喝了一口Friday偷渡上来的手工咖啡,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来兴致了,不过偷偷看了一眼台上踩着十厘米高跟如履平地的Pepper,Tony的理智让他安分了下来。

  “棒!来到纽约的感觉怎么样?现在累不累?晚上我们就见面吧?”Tony有点兴奋,脸上浮现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

  “感觉很不错。”Jarvis客套了一下,他以前因为学校的比赛来过纽约,不止一次,但其实他依旧不怎么适应美国那热情奔放的人文氛围。“但我现在有点时差反应,需要休息,不如明天中午怎么样?我请您吃饭?”

  Jarvis其实很想现在就见到已经用文字交流了近半年的这位Tony先生,但鉴于他现在一路风尘仆仆的赶到纽约之后那糟糕的状态,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好好休整一晚之后,用更好的精神面貌去见那位朋友。

  “亲爱的J,让一个刚刚毕业的新人在我的地盘上请我吃饭?这种事我是不会让它发生的,你现在住在SI大楼附近吗?我挑个这附近的饭店,晚上我把地址发给你,明天中午准时到哟~”光明正大走神的Tony完全没注意到会议已经结束了,兴致勃勃发完消息的他一抬头,Pepper已经双手撑着桌面默默的盯着他看了很久了。

  “我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年进了MIT的商学院,我该去斯坦福的。”Pepper瞪了一眼自己不省心的老同学,有点嫌弃的开始赶人。“看你聊得那么专心,又勾搭漂亮姑娘了吧?”

  “Hey,Pepper,别这样,没有了你我的大学生活会了无生趣的。”Tony对着为自己劳心劳力多年的老同学抛了个Wink,笑着溜了。“而且人家可不是漂亮姑娘,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哦,我们SEST预订的实习生。”

  总算溜回SEST的办公室的Tony深沉的考虑了一下把SEST从SI大楼里搬走的想法,大手一挥,决定让Friday做个计划书出来看看。

  “对,我现在暂时住在SI附近的酒店里,那么明天见,亲爱的Sir,期待和您的见面。”逛了没几步就觉得累了的Jarvis看见一家街边的露天咖啡店,店铺里面还有卖各种甜品,于是他走过去坐了下来,打算好好喝一顿下午茶放松身心,时间正好不是么。

  “明天见亲爱的。”Tony很快回完短信,摸摸下巴,进了办公室的隔间,打开电脑,以周边酒店为中心,开始调取街上的公共监控摄像头,并且运行了一个程序,让它把监控画面和Jarvis的照片进行横向对比。

  在隔间里顶级设备的帮助下,对比搜索很快就完成了,看着距他仅仅五条街的定位结果,Tony满意的笑了,捞上跑车钥匙,准备出发去逗逗亲爱的J先生。

  懒散的享用着下午茶的J先生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感受阳光,别的方面不敢说,但是阳光方面纽约确实要比伦敦充足,让旅途疲惫的他有些昏昏欲睡。

  而开着车停在街边的Tony一到这儿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那个消瘦的英国青年头微微仰起,靠在藤制椅背上闭目养神,眉头皱起,神情疲惫,金色的短发在暖色的阳光下色调格外温柔,修长的手指搭在茶杯的边缘,握起杯子喝了一口,挪动身体换了个姿势,眉头舒展了一些。

  不知道为什么,Tony有些愣神,就那么静悄悄的看着Jarvis,直到店员热情的过来打招呼。对了,这是我偶尔来买甜品的那家店啊,Tony挑眉,挂起史塔克式的笑容,和店员打了个招呼,下车往店里走去,店长和服务员看到了他纷纷跟他打招呼,于是对Tony这个名字很敏感的Jarvis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那些声音的来源。

  Tony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其他人,眼角余光偷偷看着Jarvis,在Jarvis睁眼看过来的时候立刻扭头,目光转移到面前的甜品柜上,随便点了几样常点的,让服务员打包,然后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倚在柜边和店长闲聊。

  服务员很快就打包好了甜点,Tony大方的撒出小费,最后看了一眼甜品柜里某个小牌子后面空荡荡的碟子,深吸一口气,转身走出店铺。

  走出店铺的Tony径直走向桌边的Jarvis,不等Jarvis张口说话,带着张扬的笑意开口问道:“Hey,dude,我看到店里的闪电泡芙已经买完了,所以我想也许你会想邀请我一起吃?”

  一直注视着他的Jarvis的表情从他向着他走过来的时候就一直在变化,听到Tony说的话,Jarvis抿着嘴笑了笑:“我的荣幸,Mr.Stark。”

  Tony发现Jarvis声音很好听。

  Tony还发现Jarvis耳朵红了。

  PS:

  1.英国大学本科都是三年学制,IC似乎是有校规规定大一新生必须住在学校宿舍,大二大三不允许住学校宿舍。

  2.black cab,就是英国的那种传统黑色出租车,很多英剧里都出现过。

  3.整理一下资料:SI就是史塔克工业啦,这是Tony粑粑留给Tony的,业务范围在传统工业,地产之类。SEST是史塔克电子科学技术,Tony自己另外创办的公司,走现代科技路线,主业游戏,影视,电子设备,医疗器械之类。SI和SEST都统一隶属Tony的史塔克集团。目前两个部分的总部都在原SI大楼,不过楼层不同。

评论(7)
热度(84)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