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说好的“虚拟男友”呢??08


  终于见面了,emmmm,接下来我要开始还点梗的债了……

  预警:本文无铁椒cp,两个人的感情比较类似于亲情和友情的混合。

  对Tony这个名字很敏感的Jarvis睁开了眼睛,朝着声源望去,看到了完全意想不到的人。

  一个超大的惊喜,Jarvis想着,心脏跳动的频率快得恼人,他放下茶杯,双手十指交叉抵在下颚,认真的看着无论何时都是人群焦点的Mr.Stark倚在玻璃柜前和别人闲聊,然后……他看到走出店铺的Mr.Stark拎着甜点朝他走过来。

  “Hey,dude,我看到店里的闪电泡芙已经买完了,所以我想也许你会想邀请我一起吃?”

  “我的荣幸,Mr.Stark。”

  Jarvis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只记得自己条件反射的露出了笑容,邀请对方坐了下来,他很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呆愣在座位上让Mr.Stark感到尴尬。

  “作为补偿,怎么样?”Tony把手里拎着的甜品盒放到桌子上,挑了几个打开,抬头就看见Jarvis依然直直的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习惯了众人目光的Tony居然有些不自在。

  “一直看着我干嘛?我知道我很有魅力,但你这么盯着我看可是要收费的。”Tony笑着从Jarvis面前的盘子顺走了一根闪电泡芙塞进自己嘴里。

  “因为我一直是您的粉丝,突然看到偶像出现在我面前,我有点激动”Jarvis又笑了一下。“很高兴见到您,Mr.Stark。”

  Tony确定了之前的想法,Jarvis的声音真的是很好听。他的嗓音里有股天然的机械质感,再加上他从肤色到发色再到眸色都是浅颜色的,整个人更是显露出一种无机质的禁欲美感。这种感觉对于饱受机械的造物偏爱,也极为偏爱金属机械的Tony来说,实在是有些太过了。

  “哦?我的粉丝?哇哦,‘我的荣幸’?”Tony学着Jarvis的语调说了一句,朝他眨眨眼,手伸向Jarvis面前的碟子,再次顺走一个泡芙。

  “那么,Mr.Stark,我能否请求您给我一份签名?”Jarvis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掏出一本薄薄的书本,双手递向对面的人,难得有些忐忑。

  “哦?我看看……”Tony看到居然是一本书,有点惊讶,舔了舔手指,随手扯过一张纸巾擦擦手,接过了那本书。

  “《可编程逻辑器件原理基础》?我记得这本书。”Tony随手翻了翻,对内容里的注释和笔记点了点头,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之前顺手塞进去的钢笔,在扉页流畅的签下自己的名字,顺便多添了一句话:To 我最最亲爱的粉丝先生。

  Jarvis这才发现自己失误的忘记递笔给Mr.Stark了,不由得有些懊恼:“是的,Mr.Stark,这是您的作品,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能用得上这本书说明你和那些蠢货不一样,聪明的男孩儿。”这本书是他上学的时候写的笔记,几年前Friday帮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看到了,建议他整理出版,正好Tony比较闲,顺手就做了,然而那群愚蠢的人居然说他写得不好——明明是他们自己智商不够!

  Jarvis温柔的笑了笑,他知道为什么Tony会这么说,虽然Tony根本没有做宣传,悄无声息的出版了这本书,但作为饱受关注的科学前沿人士,依然有很多人看过这本书。那些教授们对书籍的普遍评价是:内容扎实、准确、丰富,但延伸知识过多,不适合作为教学用书。而作为一本梳理知识树的大纲型笔记,绝大多数相关专业的学生都表示这本书的内容有些不知所谓。

  “谢谢,Mr.Stark,能得到您的夸奖是……”

  “ ‘我的荣幸’?”Tony顺嘴帮Jarvis说完了那句话,笑着伸出手掐了掐对面的人的脸:“亲爱的,你太拘谨了,很紧张吗?来笑一个?”

  “是的,Mr.Stark,我有点紧张。”Jarvis强作镇定的说,低头轻轻的搅拌杯子里的红茶,被掐过来的地方有点红,这抹红色还有蔓延开的趋势。

  “我又不会吃了你。”Tony笑了,玩心大起,起身把椅子拖到Jarvis旁边坐下,伸手勾着Jarvis的脖子捏了捏他的肩膀:“你是学计算机的吧?工作了吗?”

  “是的,Mr.Stark,我刚刚毕业,现在是您麾下的SEST的实习生,下星期一报到。”Jarvis感觉自己全身肌肉都绷紧了,他能闻到Mr.Stark身上传来的冷香,一点点的温柔甜蜜,一点点的苦楚酸涩,还有一点点机械的冰冷,混合成一股独一无二的气息。慢慢的,Jarvis放松了一点。

  “实习生啊。”Tony意味深长的拖长了音调:“Jarvis·Bettany?”

  Jarvis更加懊恼的发现自己一开始忘了自我介绍,但也惊讶Mr.Stark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

  “是的,很抱歉我忘了自我介绍,但是,您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Jarvis扭头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在这么近的距离下,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显得格外甜蜜动人。

  “Friday桌子上的实习生资料,我看到了你啊。”Tony到没注意Jarvis又开始盯着自己了,他正拿起碟子里最后一块闪电泡芙塞进嘴里。

  这么说刚才Mr.Stark出来的时候是看到了自己特意过来的吗?Jarvis有些愣神,这时吃完东西的Tony站了起来,拍拍衣服,准备走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Tony拍了拍Jarvis的肩膀,笑着眨了眨眼:“我觉得我们很有缘分,一定很快就会再见的。”

  “期待与您的再会,再见,Mr.Stark。”Jarvis站起来和Mr.Stark告别,目送Tony上了车疾驰而去,然后坐下,发短信。

  放下手机之后深吸一口气,Jarvis捂着脸,看了一圈桌子上没动过的小甜品,把它们一个个重新包装好,放到一边,留下一个焦糖咖啡慕斯,Jarvis端详了一圈,摇了摇头,还是把它也包装回去了。

  不像。

  “Sir,我遇到Mr.Stark了,还要到了签名!”

  刚刚驶出这个街区的Tony看到短信笑了,闷骚的英国人啊,瞧瞧这罕见的感叹号。

  “哦?在哪儿遇到的?”Tony开着车,动动嘴,让系统发送消息。

  “在SI大楼附近的一家甜品店。”Jarvis抬头看了一眼店的招牌,报出了店名。

  “哦,听说那是Tony常去的一家店,怎么样,遇到偶像开心不开心?”Tony努力压制心里一翘一翘的小尾巴。

  “我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Jarvis懒懒的靠在椅背上,嘴角上扬。他感觉自己精神好了很多,待得也够久了,招手让服务生过来结账,却被服务生告知Mr.Stark已经帮他结账了。

  Jarvis捏了捏自己的耳朵,让它的热度下去一点,拎起甜点们往酒店里走,一边和Sir分享自己的心情。

  “你以后会更开心,你会经常见到你的偶像的,相信我,咳毕竟你将成为SEST的员工。”Tony对着手机说话,让它转化成短信发送,然后调整了姿势,踩下油门,飙向自己位于上东区的豪宅。

  “说起来,Sir,你称呼Mr.Stark为Tony的时候,不会感觉很奇怪吗?”毕竟这位先生的名字也是Tony啊。

  奇怪?Tony听到手机自带的系统音念出的短信,愣了一下,这时候他已经开进自家的地下车库,他摁了个按钮,让车载的系统控制车辆自己入库排好,自己进电梯去了一层客厅。

  “还好,我没有直接面见过你的偶像,所以也很少会用什么方法称呼你偶像,刚才只是随口说个称呼而已。”Tony回完短信在客厅转了一圈,之后去厨房看了看。他比较少待在这里,并且他也不太喜欢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在他家进进出出,所以物业和保洁人员很长时间才来一次,理所当然的,厨房里不会有什么食物储备。

  “好啦,亲爱的,我要去看看明天在哪儿请你,你喜欢吃什么?”Tony边发短信边翻冰箱,最后欣慰的从冰箱里翻出一罐未开封的咖啡豆。

  “你知道的,我是一个英国人。”走回酒店的Jarvis耸耸肩,把甜点分了前台小姐一份,得到笑脸一枚,好人卡一张。

  “好吧,英国先生,那我就选我常吃的那家啦。”Tony也耸耸肩,带着那罐咖啡豆去厨房找咖啡机,然而他到处看了一圈,居然又从橱柜里翻出一台胶囊咖啡机。

  “那么,明天见,Sir。”Jarvis推开自己的房门,进去之后先把甜点们放进小冰箱,然后掏出电脑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工作——临走前在学校接的几个活儿还没干完呢。

  Tony想起来了,SI前段时间和鹰巢达成了一笔生意,给他们代工生产一批胶囊咖啡机,Pepper送了一份完成品过来,Tony让她放这了。

  看了一眼摆在一起的三台咖啡机,一台半自动咖啡机,一台全自动咖啡机,还有一台胶囊咖啡机,Tony把咖啡豆放在一边,找出一枚意式浓缩口味的胶囊放上机器,准备凑合着喝。

  胶囊咖啡机的特点之一就是快速高效,一分钟后Tony就捧着咖啡杯窝在客厅挑选餐厅了。

  “嗯……常去的就这几家,不过这家气氛太冷清,这家主厨不好看,这家……也不好,啧。”Tony对自己比较常去的几家米其林星级餐厅左看右看全都不满意,用来勾搭美女倒还行,用来邀请Jarvis的话好像还差点。

  于是托尼再次翻出几家比较平民化的餐厅,冥思苦想之后拍板决定就那家自己从小就去的家传餐厅好了。

  好不容易做好决定的Tony往后一靠,得意洋洋的开始想象明天和小粉丝见面是个什么场景。

  当他看到自己的时候一定非常惊讶非常激动,到时候自己拿出准备好的礼物一送,嘿嘿,我……?

  Tony猛的坐起来,礼物!还在Malibu!

  沉默了三分钟,Tony纠结的想着自己回去拿还是让别人帮忙过去,要是找Friday和Pepper去的话会被怼吧?可是他不想让别人进去他家啊……Rodey又去非洲了,啊,对了,Happy!

  Tony一拍手,打给了正在SI大楼值班的某安保部长:“Hi,亲爱的,在干嘛呢。”

  “在替您卖命呢小少爷,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Happy看到来电人的时候心里就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不甘不愿的接了电话。

  “Happy,帮我去Malibu拿个东西,飞机随你调用。”Tony言简意赅的迅速表明了自己的目的。

  “我……。”Happy一口气噎住,只感觉气不打一处来,自己今晚辛辛苦苦的约到了Pepper一起吃晚饭,这小祖宗又来捣乱!

  “怎么了?你今晚有什么事吗?”Tony感觉对面情绪怪怪的。

  “当然!我今天约了Pepper一起吃饭,我好不容易才约到的!”毕竟是自己老上司,所以Happy的抱怨脱口而出。

  “哟,约了Pepper啊。”Tony瞬间翻脸,冷笑一声,开始棒打鸳鸯:“我才不管你呢,呸,放在客厅桌子上的写着Mark的黑色木盒,要是明天早上我没看到你就等着瞧吧!”

  办公室里的Happy一脸懵逼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挂断音,有点摸不着头脑,Tony生的哪门子气?他不是对Pepper没有男女之情吗?难不成他还恋母啊?吐槽着自家Boss没人性的Happy苦逼的打电话给Pepper解释今晚约会得取消了,电话那头Pepper毫不在意的回复让他心塞程度又加了一层。

  Tony气哼哼的挂了电话之后,转头就找上了:“J~我选好地方了,就SI附近的那家Downey’s汉堡店,那家店超棒的!我六岁就开始在那边吃汉堡了,明天中午你过去之后就和店主说订了Tony的小桌就好。”

  交代完事情Tony就开始吐苦水了:“我和你说,J,我发现我一个老下属要追我老同学!他以前一天到晚跟我在外面鬼混我能不知道他是什么德性吗?他居然要追求S!H!E!”

  埋头敲打键盘的Jarvis听到手机响了,下床活动活动伸了个懒腰,然后拿起手机准备回复。感觉挺奇妙的,在准备约“网友”见面的前夜,他们依旧聊得很开心,丝毫没有犹豫忐忑和紧张的情绪存在,明天见面就好像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又顺理成章,也许明天见完面以后,他们依然会这么友好的通过短信交谈,也许还会加上语音,说起来也是很奇怪呢,明明交流了将近半年,却都没有听过对方的声音。

  浏览完短信的Jarvis歪了歪头,看到最后那个黑体大写加粗的She,有点无奈。

  “我感觉您现在像个担心姐姐有了男朋友就不管你的青春期少男。”

  “什么?我才不是!”Tony怒了,明天见面你给我等着!

 
  第二天上午,醒得有些迟的Jarvis头昏脑涨的起床洗漱,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之后精神了一点。坐在椅子里喝着咖啡翘着脚看报纸,面前还摆着昨天的甜点。

  他的面前摆着《时代周刊》和《华尔街日报》两份报纸,《华尔街日报》有几条新闻分析了SI最近的几项重大合约及其对SEST股价的影响。《时代周刊》上也有一些关于Stark集团的事,至于Mr.Stark本人的消息倒是比较少。

  果然还是要去找小报来看,虽然大多是虚假新闻,但就看个乐呵也好。Jarvis看一眼手表,把手里的咖啡一饮而尽,开始捯饬自己。

  上东区,Tony满意的从一点都不嗨皮的Happy手里接过表面刻有Mark字样的木盒,不等Happy张口说话,就啪的一声关上了门,无视了Happy“我对Pepper是真心的”喊声。

  终于明白Tony昨晚在介意什么的Happy感觉很无奈,觉得自己追求爱侣的道路任重而道远。

  走回房间的Tony随手把盒子放在一边,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镜子前,对着衣帽间里的一排排衣服头疼,又看了看Friday帮他搭配好的一套套正装礼服,最后还是自己挑了几件顺眼的穿上。

  浅色牛仔裤,纯黑T恤,休闲外套,Tony慢悠悠的到地下车库取车,这里的车不多,但正好有他现在用得上的。

  开出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欧陆,Tony好心情的往Downey’s小店开去,副驾坐上稳稳当当的摆着那个即将送给Jarvis的木盒。

  这边酒店里,Jarvis也挑了一套比较休闲的服装,浅色西裤,烟灰色衬衫,米白色的马甲,麂皮短靴。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自己,点点头,Jarvis揣上一个金红相间的U盘,出发前往约好的小店。

  Jarvis到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很热闹的小店,拥挤,但也温馨,Jarvis上下打量了一番店铺,然后和上来接待的店员说约了Tony的小桌。

  店员热情的把他引到了目的地,那是一张顶多能容纳两个人的小桌子,一面靠近墙壁,另外两边有高大的盆栽植物围绕,在喧闹的氛围中有一个比较独立的空间。点头向店员致谢,并表示待会儿再点单之后,Jarvis坐在座位上把玩着手里装着柠檬水的杯子,想着Tony大概什么时候会到。

  然而几乎是这个想法刚刚闪现,他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招呼声。

  “Hi,J。”

  Jarvis心跳紊乱了一拍,Tony到了?他按捺下心跳回头打招呼。

  “Oh,hello……SIR——”

  Jarvis整个人都僵硬了,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棕发棕眼的男人带着明亮的笑意,走进他,坐到他对面,对他说:

  “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PS:本来想写Tony开车回Malibu,顺手一搜发现,SI大楼在纽约没错,别墅在Malibu也没错。可特么这俩地方相距四千六百多公里!纽约在纽约州东南部,马里布在加利福尼亚州西南部,我真的是……被自己蠢哭。我为什么要写SI在纽约!!洛杉矶不好吗!!!(算了,有钱人到处都有房也是很正常的对吧…<(。_。)>)

 

评论(13)
热度(83)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