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说好的“虚拟男友”呢?? 10

  本章含有大量尬吹情节,话说感觉自己每章的贾尼性格都不太一样,而且视角转得有点奇怪。

  Tony的豪宅位于大楼的顶层,实际上这一栋大楼都是隶属于他名下的SI的产业,“作为一个涉及了房地产业的富豪,在曼哈顿的房子永远也不嫌多。”Pepper说着把顶层划给了Tony,Tony被勾起了兴趣,开始折腾设计室内装修,并且等装修完成以后便把在纽约的落脚点从偏远的斯塔滕岛搬到了曼哈顿。

  Pepper满意的看着呈现上升曲线的“Tony文件签字情况及会议出勤率”,深藏功与名。

  帮Jarvis把他那少的可怜的行李——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带回自己在上东区的豪宅的时候,Tony想把离主卧最近的房间给Jarvis住。但他想想还是带着Jarvis参观了一圈,让他自己看看想住哪一个房间,Jarvis倒是没有纠结,按着Tony的建议选了次卧。

  归置好洗漱用品,再次巡视了一下预计将要住上很长一段时间的房间,Jarvis刚想着要联系Butterfingers让他帮忙把书寄给自己,便被莫名兴奋的Tony拖去了会客厅。这时候Tony已经换回了居家的常服,T恤+休闲裤,踩着拖鞋,头发乱糟糟的,他兴冲冲的放开Jarvis的手腕,打开了大厅的电脑和投影设备,把一份实验记录塞进Jarvis手里。“Jarvis,你看看这个,明天我们做这个实验!”

  Jarvis倒不介意Sir的性急,见到Sir的兴奋还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保持着精神的状态。脱了对他自己来说足够休闲但在Tony的对比之下显得过于严谨的正装马甲搭在椅背上,Jarvis挽起衬衫的袖子,踩着和Tony同款的居家拖鞋,开始阅读Sir递给自己的一叠资料。

  “uh……非植入性人脑意识控制机械臂?”资料是手写的,没有标题,但看完摘要之后Jarvis就理解了这是怎么样一个实验,有些惊叹:“我看到过相关的研究论文,但他们的成果限制很大,控制系统只能在一个维度内移动,并且需要植入性的BCI(脑机接口),并不具备现实意义。”

  “对!明天我们要来测试它的功能,记录下数据。”Tony一手撑着桌子一脸愉悦地看着Jarvis垂下睫羽专注于手里的资料,只觉得Jarvis浑身上下都是优点,夸人都这么到点子上。平常也不是没有人想巴结他,但是那些脑子空空的人的空泛夸奖怎么比得上对研究的有深刻理解的Jarvis的赞美?

  “可是,Sir,我并不是相关专业的学生,也许在这类研究里我不能成为一个很好的助手。”有点苦恼,他当然很想和Sir一起工作,但Jarvis不希望这是以拖累Sir为代价。

  “嗯?你不是有选修机械工程系和电子工程系的部分课程吗?我看你成绩单上操作成绩很棒啊。”岂止是很棒,简直比本系的大多数学生都还要优秀,只有这样的聪明人才配当自己的助手嘛。Tony捏捏Jarvis的后脖子让他放松点:“有点信心亲爱的,你怎么对自己有多棒一点自觉都没有呢?”

  Jarvis感到一股热意从他的耳尖蔓延开来,他干咳一声,感谢Sir的赞美后开始认真的翻看手里的资料,并且针对明天的实验细节提出一些疑问。Tony饶有兴致的盯着看了Jarvis一会儿后操作着投影设备放映了一些补充资料,为Jarvis解答。薄薄的一份资料Jarvis很快就吃透了,毕竟他明天仅仅只是辅助实验而已,通过对这项研究的深入了解,Jarvis觉得他对Sir的推崇又多了一分。

  常规的植入性脑机接口可以通过植入皮质区的电极阵列测量运动相关的皮层区域中数百个神经元的活动,并且那些仅仅只有几平方毫米的微小电极阵列具有很高的信噪比,为控制机械臂提供了支持。但传统技术缺陷在于植入性的电极阵列会面临术后并发症和感染的风险,以及它暂时没有长久稳定的使用记录,这进一步对它在患者群体中广泛使用造成了限制。

  如果明天的实验证实了Sir的实验的可行性,那么这将是继二代清洁能源技术之后的又一项能够改变无数人生活的技术。

  能作为助手参与这样的实验,Jarvis感到与有荣焉的同时还有些心情复杂。

  “Sir,我记好了,明天实验的时间和地点是什么?”在Sir看来自己是什么呢?因为意外他才能和Sir有了接触,今天不过是他们见面的第二天,Sir却不但让自己住到了他家,还愿意让自己接触到这么重要的资料。

  再次认定自家Sir超超超超棒的Jarvis开始有些担心Sir会不会被人骗了,要知道有不少人都盯着斯塔克的一动一静等着窃取Sir的成果,毕竟那可是赫赫有名斯塔克。

  “明天你和我回Malibu,实验在那边做。”Tony把设备都关了,舔舔嘴唇,想着待会儿可以试试Jarvis手艺怎么样。

  “Malibu?”Jarvis很明显的愣了一下。

  “Honey,我又不住在纽约,实验室当然是在我家啦。”Tony笑了:“有点追求啊,亲爱的,Malibu的房间比这里更棒。”

  原来我是要住到Malibu吗?感觉更加付不起房租了,而且您郑重其事的带我参观了一圈又让我挑选房间的意义是什么?Jarvis第一次对着Sir有了哭笑不得的感觉:“好吧,Sir,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Malibu离这里很远的吧?”

  “今晚,我们坐飞机去。你到时候可以直接在上面睡觉,醒来就到了。”Tony看了看时间,转身走出去,Jarvis收好资料,亦步亦趋的跟在他后面。

  “真可惜没有派对,我该给你个入职Party的,Oh,我们可以在飞机上开派对,我们的空姐都超辣,特别是乘务长,她的钢管舞可是赞爆了!”Tony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Jarvis:“Hi,你喜欢什么类型的美人?要不要我给你安排一下?”说着,Tony送了Jarvis一个Wink,并附上一个暧昧的笑容。

  “我想不用了,Sir。”小处男Jarvis有点不知所措,干巴巴的应了一句,然后试图转移话题:“Sir,我给您泡杯咖啡尝尝怎么样?”

  Tony听到回答耸耸肩,转身往厨房走:“好啊,不过Boy你不会还是个雏吧?嗯?说起来你也刚满十八岁呢,长得这么好看,难道没有小姑娘主动献身吗?”

  “没,没有,我比较忙。”Jarvis摸摸鼻子,难得有些结巴。

  “OK,好吧,果然。”Tony停下来撇撇嘴,远远的朝Jarvis比划一下冰箱,正好昨天他让物业采购了一批食材放进去:“咖啡豆在上面,你再看看有什么食材,随便做点吃的,我们晚上在家吃,待会儿做好了来活动室叫我。”

  果然什么?Jarvis有些迷惑,不过还是顺从的点点头:“Sir,您有什么忌口的吗?”

  “没有,随你怎么做都行。”目送Sir背对他挥挥手,晃晃悠悠的消失在拐角,Jarvis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还真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和Sir待在一起的时候对时间的概念都淡了。

  Jarvis走进厨房,打开那个巨大的双开门冰箱,咖啡豆就明晃晃的放在冰箱上层,是配比好的Espresso(意式浓缩)综合咖啡豆,正在最佳饮用期内,咖啡壶和研磨工具都整整齐齐的摆在厨房外的吧台上,Jarvis走过去研究了下咖啡壶,是意式滴滤壶,Sir原来钟爱Espresso吗?Jarvis挑挑眉,这点倒是和自己一样。

  再次回到冰箱前翻了翻食材,Jarvis心里盘算着做点什么,Sir中午吃了沙拉和牛排,不如晚上煮意面?翻了一圈,确定自己需要的食材都有后,Jarvis把东西都放到了料理台上,打算做个白蘑菇奶油培根意面,再拌个海鲜蔬菜沙拉。

  烟熏三文鱼,虾,生菜,紫甘蓝,青豆,玉米粒,黑橄榄,先把这些沙拉的配料洗干净处理好,放在一边备用,再把原料为橄榄油,黑醋汁,蜂蜜的沙拉酱调好,也放在一边,这样的一份海鲜蔬菜沙拉营养均衡,酸甜开胃。

  接下来是意面,Jarvis把面条下到锅里,顺便洗了一点西蓝花一起放下去煮,再等面条煮熟的同时另起一锅煮酱汁,蒜末煸香后加入切片的培根和蘑菇一起翻炒,随后加入适量鲜奶油和温开水,开小火熬煮收汁。

  算算时间,Jarvis开始准备沙拉,正当他抱着一个玻璃大碗搅拌的时候,他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意义不明的感叹,Jarvis手下一个激灵差点把沙拉挑飞。

  扭头一看,Sir正站在他身后掂着脚越过他的肩膀往料理台上看,Jarvis侧身朝Sir展示了自己目前的成果:“Sir,您觉得怎么样?”

  Tony抽抽鼻子,看着奶白的酱汁在熬煮下咕噜噜的翻滚冒泡,散发出浓郁的香气,点点头:“看起来还不错,喏,我的咖啡杯。”说着Tony把手上的马克杯放到料理台上,陶瓷材质,外壁金色,内壁红色,非常的Stark。

  “好的,Sir,请您再稍等一会儿。”Jarvis把拌好的沙拉碗放下,转身去捞另一个深口锅里煮熟的面条。

  Tony盯着厨房里Jarvis忙而不乱的身影看了一会儿,起身去了和餐厅与厨房相连的小吧台,说实话他不常在餐厅吃饭,一个人塞点填肚子的东西用不着那么大的地方,通常他待在纽约的时候都是外卖到的时候他人在哪儿就在哪儿吃。

  吧台上煮咖啡的工具整整齐齐的摆在一起,边上是那罐还没开封的咖啡豆,Tony撇撇嘴,掏出平板坐在吧台上甩着腿戳戳画画。

  面条沥干水分加入到酱汁里搅拌均匀,再煮一会儿就可以出锅装盘了,Jarvis夹起面条的时候还特意卷出了个简单的造型,浇上剩下的酱汁,把煮熟的西蓝花摆到盘边,最后再撒上一点罗勒碎,胡椒末,芝士粉,完成。

  剩下的就简单了,蔬菜沙拉已经拌好,Jarvis从碗柜碟里找出两个玻璃碗分别装好,然后用托盘把两份晚餐端出去。

  一出厨房Jarvis就看到了坐在吧台上的Sir,Jarvis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内心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他放轻脚步,托着托盘过去问道:“Sir,您要在这里吃吗?”

  “啊?哦哦,就这里。”沉迷设计的Tony突然惊醒,反应过来之后跳下吧台,让出一个位置,Jarvis点点头把托盘里的食物和餐具分开摆好,Tony凑过去小心的拈起一小块热气腾腾的培根塞进嘴里嚼了嚼,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嗯,味道不错。”

  “Sir,您应该先洗手。”摆好餐区的Jarvis看见了这一幕,心里那股莫名的情绪像是装在瓶子里的水被打翻了,湿漉漉的蔓延在他整个心房。窜进厨房围观的Sir,坐在吧台上戳着平板晃腿的Sir,和他面对面坐着吃他做的饭的Sir,都让他很有家的感觉。他笑了笑:“而且现在还很烫,您可以再等一会儿和咖啡一起吃。”

  “知道啦。”Tony带着一点小小的不耐烦去厨房洗手了,Jarvis能听见Tony从厨房传来的断断续续的声音:“你这样真的好像是一个管家,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话说你们英国特产不就是管家吗?”

  Jarvis正用一个小磨子研磨咖啡豆,制作Espresso的话需要将咖啡豆细研磨,闻言他抬头看了一眼甩着手上的水出来的Tony,表情无辜:“At your service,Sir?”

  “对,就是这样,果然英音听起来可信度很高。”Tony卷起一小团面条吹了吹,叉进嘴里,满意的点点头。

  “确实,有一次我一脸严肃的用标准口音对同学说鸡腿是树上长的,他相信了。”Jarvis耸耸肩,嗅了嗅磨好的咖啡粉末散发的香气,打开咖啡壶准备开始制作。

  “我觉得那可能是因为你长得毕竟严肃,毕竟你周围都是英音听惯的人么。”Tony想象了一下Jarvis一脸认真的说瞎话的场景,咧咧嘴。

  “唔……也许?”Jarvis返回厨房拿出在温水里预热的咖啡杯,接在咖啡机出口,看着咖啡缓缓流入杯子里,等咖啡完全流入杯子里后,Jarvis放进一个小勺子,把咖啡杯放到Tony面前。

  从沙拉碗里挑出一块虾肉吃掉,Tony扭头端起咖啡杯嗅嗅,拨了拨勺子,满意的看着咖啡表面浓厚的一层棕红色咖啡脂。

  “真不错。”Tony深吸一口咖啡的香气,恋恋不舍的把杯子放下晾着,而后看着Jarvis坐到他的对面开始吃饭,无声无息的,要不是偶尔叉子撞到盘子发出叮的一声,Tony都不会认为自己对面有个人正在吃东西。舔舔嘴角的酱汁,Tony收回视线,安安分分的解决自己盘子里的东西。

   等Tony解决完自己面前的食物捧着咖啡杯小口啜饮的时候,Jarvis也很快放下了手里的餐具。Tony把放着洗碗机的柜子指给他看,然后看着Jarvis稳稳的端着盘子走过去的背影,内心暗自思考Jarvis是怎么做到这样迅捷如风又悄无声息的吃东西的。

  “OK,Boy,你成功的通过了Stark的考验,荣幸的成为伟大的Tony·Stark的私人助理。”看着Jarvis边擦手边走过来,Tony装模作样的朝Jarvis伸出了手,来了一个亲切友好的握手礼。

  “乐意为您效劳,Sir。”Jarvis也似模似样的右手抚胸朝Tony鞠了一躬,正好这时门铃响了,Tony于是挥挥手颐气指使的打发Jarvis去开门:“来,到你表现的时候了,去为我效劳吧。”才不告诉你我装了能操控大门的智能系统呢。

  Jarvis带着温柔的笑意转去门边,打开门发现是一位眼熟的有着粉红色短发的年轻女性,好像在报纸上见过,似乎是SEST的副总裁。

  “你好。”门外的女性看到是Jarvis来开门,脸上并没有出现惊讶的表情,她朝他点点头,礼貌的问好,自如的换鞋之后径直走去吧台,Jarvis跟在她身后,看到她递给了Tony一小碟文件。

  “我叫Friday。”趁着Tony看文件的时候,粉头发的年轻女性转身朝他伸出了友谊之手。Jarvis伸手和她握了握:“我是……”

  “Jarvis,我知道。”名为Friday的女性似乎对他感观不错:“Boss很重视你,让我尽快搞定你的合同,这次主要就是为你来的。”

  “谢谢,麻烦你了。”Jarvis客气的笑笑,转头看了Tony一眼,Tony正招呼他过去。

  “来,看看,没问题就直接签了吧。”Tony随意的把一份合同摆到他面前。Jarvis拿起来随意翻了翻——“双份工资?Sir,我认为我只需要一份研究助理的工资就足够了。”

  合同里明确了Jarvis的职责范围:“当Tony进行研究项目的时候作为研究助手,同时作为生活助理为雇主,也就是Tony·Stark提供可口的饭菜和咖啡。”工资也很明确的标示出来了:一份属于研究助理一份属于生活助理,生活助理工资还略高于研究助理,他不是要以工抵房租的人吗?。

  Tony用一种看蠢货的眼神看了Jarvis一会儿,不耐烦的用笔尖点点那份合同:“我招员工我说了算,我只给你这一份合同,你签不签?”说到后面,Tony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我签,Sir。”Jarvis无奈的看了Tony一眼,摸摸鼻子,接过Sir手中的钢笔签下自己的名字,明明Sir这么善良为什么爱摆出一副超凶的样子呢。

  Tony看Jarvis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满意的哼了一声,随意翻了翻其他文件,签下自己的名字,连带着Jarvis的合同一起拿给Friday。

  一直没有说话的Friday用迷之嘲讽的眼神扫了Tony一眼,接过那叠文件,礼貌的向他们告别,一转身干脆利落的走了。

  “Hey,Jar,你看见了吗?她刚刚那是什么眼神!”Tony不敢置信的指着Friday的背影扭头看着Jarvis。

  “可能她是觉得您长得比较成熟。”Jarvis委婉的解释了一下。

  “小处男你说谁幼稚呢?你上次说我像青春期少男我还没找你算账呢!”Tony瞪大了那双甜蜜的琥珀色眼睛

  “我的意思是,Sir,您很有活力,精力充沛,思维敏捷。”Jarvis轻咳一声,假装自己原意就是在夸奖Sir。

  Tony翻了个白眼,用表情告诉Jarvis他一个字都不信,内心里暗自抱怨这都什么粉丝啊,专业怼偶像吗?

  Jarvis对Tony的感觉:温柔体贴 善解人意 慷慨大方【厚厚的粉丝滤镜】

  Tony对Jarvis的感觉:温柔贤(zui)惠(du) 智商超群 咖啡好喝

评论(6)
热度(57)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