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神秘国度 03

Chapter3

 

【抢了个红包于是要接受惩罚emmmm,但最近没有特别想写的梗所以就更新这个了,果然我就是需要一个人在我身后挥着小皮鞭(bu)我才能产粮_(:з」∠)_】

 

“您好,秩序的守护者,您的到来为永恒之湖增添了生命的光辉。”

 

浮现出水面的是一位纤细苗条的黑发女子,她浑身不着寸缕,只有私密的部位有着碧绿的藤蔓交织纠缠的掩盖,她的眼睛极美,仿佛摄人心魄般能将人的灵魂吸入。

 

“女王陛下。”Jarvis皱起眉头,冷淡的抬抬手当做回礼。摩根女王,湖中妖女的首领,阿瓦隆的统治者,现在在湖中圣地守卫着亚瑟王的躯体等待他的归来。

 

摩根女王收起了脸上轻浮惑人的笑容,脸色变得平静:“命定的时间要到了,我希望你能帮我重新聚集起圣杯的力量。”

 

Jarvis闻言挑挑眉,想起了口袋里的某样东西。

 

“当然,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三个条件,您可以要求我们湖中妖女为您达成三个愿望。”说着摩根女王缓缓伸了个懒腰,露出慵懒甜蜜的笑容,眼神变得深邃诱人:“任何事情。”

 

第无数次无视了摩根女王折腾人的把戏,Jarvis微微颔首,思考了一会儿。重新凝聚圣杯的力量一共需要三件宝物,而他确实也都知道它们的下落,他们分别散落在另外两个国度,正好在搜集它们的路途上正好可以带领Tony游览三大国度的风光,于是他开口:“很荣幸接受您的委托,不过我需要您提前支付一份您珍藏的月桂叶作为报酬。”

 

月桂与秩序护身符结合便可以召唤传说中的亚瑟王之剑的投影,而赠与亚瑟王王者之剑的湖中妖女手中的月桂显然会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

 

摩根女王笑了笑答应了他的条件:“当然可以,不过如果您遇到了亚瑟麾下的骑士们,请您替我呼唤他们的回归,您知道的,随着亚瑟王的苏醒,骑士的英灵们也渐渐回归,亚瑟重新征服阿尔比恩大陆的征程需要他们的助力。”

 

“如果您愿意支付王者之剑替换下的那块缠丝玛瑙作为报酬,我将尽我所能探寻骑士们的下落并且帮助他们回归。”王者之剑上的缠丝玛瑙和秩序护身符结合会是强力的骑士召唤术,普通的缠丝玛瑙作为媒介召唤出的骑士投影也许只有圆桌骑士百分之三的实力,而如果他没有估计错,这块缠丝玛瑙召唤出的投影能有本体百分之三十五的力量,再加持上亚瑟王之剑这个魔法,就完全不用担心Tony的安全问题了。

 

“您还真是会讨价还价。”摩根女王把头发撩到耳后,眼神似嗔似怨,她纤长白皙的五指抬起,轻轻舞动,一道旋涡无声的从她身边出现,快速的移动到岸边的Jarvis面前,吐出了两样东西,一枚深红色的椭圆形宝石,均匀整齐的分布着红色和白色相间的丝状横纹;一个由藤蔓编制而成的小盒子,镂空的纹路里隐约可以见到碧绿的树叶。

 

“交易达成,希望不远的未来能再次见到亚瑟殿下作战的英姿。”轻轻招手,两样东西被青色的旋风包裹着飞到了他的手上,Jarvis把东西放到口袋,微微躬身行了一礼。

 

“期待下次的再见。”摩根女王微微一笑,转身朝湖里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水面弥漫的雾气里:“您的旧友贝德维尔已经归来,他正在湖心岛等您。”

 

 

 

不得不说瑞格斯完完全全满足了Tony对于独角兽的幻想,强壮结实的身躯,柔软洁白的毛发,澄澈的眼睛,纯洁的品性......倒不是说Jarvis不好,而是Jarvis明明原形那么优雅美丽却总以人类形态活动,总是会让人忘记他其实是大自然的精灵这一事实。而且Tony可一点都没有看出作为独角兽之王的Jarvis有什么纯洁的品性,在尘世当Jarvis因为过于出众的外貌而被一群姑娘搭讪的时候他应付得可是很自如呢,而当Tony拿这一点来调侃他的时候Jarvis居然还说他种族歧视!

 

“先生,前面就是永恒之湖了。”瑞格斯的速度放缓了,惊醒了沉浸在思绪里的Tony,他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湖中影影绰绰的小岛,拍了拍瑞格斯的脖子:“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

 

温顺的独角兽停下脚步,原地踏了几步:“祝您旅途愉快,先生,您的智慧令人敬佩,和您交谈是我的荣幸。”

 

Tony闻言抬了抬下巴,眼角眉梢都染上骄傲的笑意:“那是自然,喏, 这个给你。”Tony从口袋里摸出一枚蓝色的椭圆形果子递到瑞格斯嘴边,这是Jarvis给他的果子,据他说独角兽都喜欢这个。

 

瑞格斯低头轻轻咬走那枚果子,马脸上人性化的出现了惊讶的神情,他嚼着果子含混不清的道谢:“感谢您的馈赠,唔,很久没吃到我们圣地的果子了。”

 

Tony和瑞格斯道别之后目送它甩开蹄子朝村子奔跑,然后转身看向了平静无波的湖面,目测了一下湖心岛到岸边的距离,给自己放了一个魔法之翼。

 

嗯?半空中漂浮着前进的Tony发现站在湖心岛边的Jarvis身边还站了一个人,他们两个正一起抬头看向他,Tony突然颤抖了一下,羽翼一闪,他勉力斜斜地朝湖心岛的地面落下。

 

微微屈膝卸去冲击力,Tony好奇而又谨慎的看向Jarvis身边的人,那是一个身着精致骑士铠甲的红发男人,他冲着Tony露出了温和的笑脸,行了个骑士礼。

 

“Sir,这位是贝德维尔阁下,十二圆桌骑士之一,亚瑟王最忠诚的部下。贝德维尔,这位是史塔克先生,一位强大的法师。”Jarvis为他们两个相互引荐之后Tony硬撑着和那位贝德维尔阁下客套了几句,还好贝德维尔似乎还有事要忙,很快就告辞了。在贝德维尔一步步走入湖中被湖水吞没之后,Tony晃了晃,双腿一软就要摔在地上。

 

“Sir!”Jarvis一个箭步上来扶住了Tony的手臂,担忧的看着Tony左手死死地按著胸口急促的喘气:“您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紧紧地抓住Jarvis扶住他的手,Tony拼命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试图进入冥想状态,他失败几次后终于成功了,金辉悄然染上棕色的眸子的时候他的呼吸也渐渐平缓下来。

 

“可以了,我没事了。”Tony声音有些沙哑,他不自在的清清嗓子,放开了攥着Jarvis手臂的手自己站稳:“我只是......有一点身体上的小问题。”

 

“小问题?Sir,您能说的更清楚一点吗?”Jarvis皱眉,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淡黄色的果子递给Tony:“这个有安神的效果。”

 

“你是往口袋里塞了一个果园吗?”Tony翻了个白眼,嘀咕着一些我才不是精神病之类的话不太情愿地接过了那个果子,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确定味道不错之后才放心的吃起来。

 

“我只是收集了一点耐储存还方便吃的果子而已,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Jarvis摸了摸Tony汗湿的脖颈,汗水立刻浸湿了他的手掌,Jarvis脸色凝重起来:“介意我为您检查一下吗?Sir。”

 

Tony犹豫的咬着果子,Jarvis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Tony一脸挣扎的思考,最后Tony放弃似的长吁一口气:“跟我来吧。”说着,Tony转身朝着岛心的树林走去。

 

走到一处树林茂密的地方之后,Tony背对着Jarvis开始解自己的衣领,魔法袍繁复的衣带与纽扣需要认真对待,所以他也就没发现他身后的Jarvis表情有一瞬间的混乱。

 

转过身来之后,Tony看到了一脸如临大敌的Jarvis,他安慰的笑笑:“放轻松,Jar,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情。”

 

Jarvis并没有回答他,自Tony转身以后他的注意力就全部集中在了深深嵌入Tony胸口的那个散发着莹蓝光芒的圆形机械装置,那个装置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周围一圈是泛着冷光的秘银,镌刻着稳定元素的秩序系符文,中心一圈是一团形态不明的蓝色物质,像是光,又像是水,安安静静的盘踞在秘银的容器里,隐约形成了一个秩序符号。

 

“很久以前,我在一次实验中受到了袭击,当时袭击者的魔法剑刺穿了我的胸口,同时破坏了我体内的魔力平衡,为了不让我的肉体被暴乱的魔力撕裂,我把我意外得到的还在试验效果的一块蓝色宝石嵌入了胸口,结果意外的成功。”Tony耸耸肩,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以前的经历:“身体恢复一些之后我还改进了这个装置,加入了其他材料和符文,说起来也是因祸得福,我现在使用秩序系魔法的时候事半功倍,只不过偶尔我体内的魔力会出现小小的紊乱。”

 

“但与此同时您使用混乱系魔法的代价将成倍增加,并且使用任何魔法都会对您的身体造成很大负担,尤其是在被称为混乱国度的这里。”Jarvis的声音听起来凉凉的,就像是Tony塞了一口袋的他最喜欢的薄荷糖。

 

Tony瞄了一眼Jarvis的表情,Jarvis看起来像是生气了,他好看的金色眉毛紧紧的纠结在一起,灰蓝色的眸子里是满满的不赞同。

 

“难道就因为这个我就要呆在安逸的尘世苟延残喘?”Tony染着金芒的眼睛眯起,露出了一丝桀骜不驯的锋芒,他盯着Jarvis,骄傲的抬起下巴。

 

Jarvis有些头疼:“我当然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希望您能更加注意自己的安全。”他说叹了口气,着从口袋里摸出了那枚鲜红色的缠丝玛瑙和藤织盒子递给Tony:“相信您也知道关于亚瑟王与湖中妖女的传说,刚才湖中妖女的首领摩根女王召唤了我,委托我凝聚圣杯的力量,这些是提前支付的报酬。”

 

“嗯?给我?”Tony眨眨眼,惊讶的接过那两样物品,指尖探出一丝魔力进入其中探查其魔力结构。

 

“是的,Sir,正好他们都是适用于秩序系的魔法物品。”Jarvis修长的手指拂过Tony的掌心,捻起那枚宝石向Tony介绍:“这是王者之剑上替换下的一枚缠丝玛瑙,以此召唤出的圆桌骑士投影可以拥有实体的三成战力,而那个——”Tony及时的收回流连于Jarvis白皙的指尖和鲜红的玛瑙之间的目光,转而看向自己手里的盒子。

 

“这是摩根女王珍藏的月桂叶,带有王者之剑的气息,可以召唤亚瑟王之剑的投影,当它被召唤出来之后它会浮现在受术人头顶,受术人攻击的时候它会像有无形的手握着它挥舞一样,能对撕裂敌人的躯体。”Jarvis歪歪头,看到了Tony愈发闪亮亮的眼睛。

 

“Sir?”

 

“我只是在想那个‘无形的手’,那是亚瑟王吗?”Tony闭上眼睛仔细的探寻月桂上携带的法术结构:“这个法术的魔力结构是根据哪一个基础结构延伸出来的?圆桌骑士的投影在面对真实的圆桌骑士的时候战斗力是否会被削弱?可以选择召唤某个特定的圆桌骑士的投影吗?还有亚瑟王之剑的投影,它并不会飞出去刺伤敌人对吗?所以它是怎么伤害敌人的?是诅咒还是某种程度的撕裂空间?”Tony把刚才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开始认真的研究法术结构:“还有,头顶?认真的?怎么不叫达摩克利斯之剑呢。*”

 

“因为那确实是誓约胜利的王者之剑,Sir,并且它是靠撕裂空间来制造伤害的,所以召唤和使用它都需要消耗大量魔力”Jarvis不自觉的一手环胸一手撑着下巴,带着细微的笑意看着全情投入魔法研究中的Tony。

 

“我发现了两个和空间口袋相似的小型结构,等我把亚瑟王之剑的法术结构全部拆解一遍之后我或许可以再对口袋进行一些改进。”Tony张开了眼睛,有些小兴奋,然后他对上了Jarvis的带笑的眼睛。

 

沉默了一会儿,Tony开口了:“所以......这是离别礼物?你要去完成摩根女王的委托了吗?”Tony垂着头,刚才似乎在他身上闪着的光芒消失了,就连眼睛里的金色都黯淡下来。

 

“什么?不,当然不是,Sir,我们约定好的不是吗?我要带领您浏览整个神秘国度。”Jarvis楞了一下,急忙解释到:“我只是希望您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而已”

 

“您丰富的知识与繁多的技巧令人敬佩,Sir,能成为您游历途中的引路人是我的荣幸。”Jarvis端正神色,诚恳的说:“请务必让我继续为您的路途指引方向。”

 

那种让Tony闪闪发光的某种东西又回到了Tony身上,Jarvis看到Tony的眼睛里重新亮起了光芒。

 

“好呀,我的北极星,我们下一站要去往哪里呢?*”Tony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卓斯福之村,棕色矮人的村庄。”Jarvis也笑了。

 

他笑起来真好看,他们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道。

 

 

PS:

 

1. 亚瑟王有两把剑,一把是最初的佩剑石中剑,另一把是Excalibur,由湖中妖女献给亚瑟王,凯尔特语里意为断钢,所以又叫断钢剑,斩铁剑或者湖中剑。

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个应该大家都知道,被一根头发丝悬吊在头顶的剑,通常用来比喻迫在眉睫的危险。

 

2.北极星,位置相对稳定,能够指引方向的明星,很少变化。有着忠诚,有立场的象征意义

评论(18)
热度(29)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