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拇指王子? 上

#之前那篇睡前故事《宝石心的国王和他的夜莺》后续番外,独立看的话问题也不大

 

#要我说Tony变小的话才会是拇指王子Jarvis应该是食指王子(x)

 

#给 @阿年 的售后服务......是的我还没写完(跪下认错orz)

 

 

01

 

  国王陛下的寝宫里骤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一年前,Tony历经千难万险找到了圣所,在一位红斗篷的魔法师的帮助下,他在庭院里的柳枝抽出第一道嫩芽之时种下了那枚光华灿烂的种子,顺带还和那个长脸魔法师买了一瓶鲜花凝露给那只粉玫瑰Friday。

 

  经过一年的细心呵护,那枚小小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长出了一个嫩黄色的花苞,细长的黄色花瓣层层合拢掩盖了花心的情形,今天它突然就毫无预兆的开放了。

 

  当时Tony正坐在一边桌上摆弄他的小工具,他似有所感的一抬头,就恰好看到花瓣一点点绽开——那是一朵有他两个巴掌大的向日葵——花瓣张开一半之后一个只有食指大小的小白团子啪叽从倾斜的花盘上摔到了桌面上。

 

  “Jar......Jarvis哈哈哈哈哈。”看着浑身赤裸的金发小人睡眼惺忪的抬起头茫然的揉了揉眼睛,Tony咳嗽两声收敛笑声,抹去眼角毫无疑问是笑出来的眼泪,上前小心翼翼的捧起小人,亲吻了一下:“好久不见,Jarvis。”

 

  “Sir?我......”终于反应过来的Jarvis回了一吻,或者说,把他的脸埋到了Tony的嘴唇上,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现在......”

 

  “去年你......变成了一颗种子,我去圣所求助了魔法师,他们说你会变成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但具体是哪一种他们也不知道。”Tony捧着掌心的小人又亲了一下:“也许我们可以先去见Friday,但是首先我要给你找一套衣服。”

 

  “去年?已经过去一年了吗?”Jarvis恍惚的转头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下金灿灿的迎春花开得兴高采烈的,在风中摇头晃脑的和春风嬉戏。

 

 

 

02

 

  作为一国王子,Tony的童年无疑拥有大把的玩具,Tony让宫廷女官找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玩具箱子,挑选出玩偶和兵人里大小和Jarvis体型相差不大的那些,将它们在桌上一字排开。

 

  “Jarvis,你喜欢哪一套?巫师长袍?要不要试试蕾丝淑女裙?”Tony兴致勃勃的问,不怀好意的扯了扯Jarvis身上的布料。

 

  披着一条白色丝绸手帕权当是长袍的Jarvis揪紧手里的手帕,站得笔挺,一脸严肃的看了一圈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模特’,然后看中了一个骑士玩偶的衣服,王子的玩具自然是极为精致的,所以Jarvis不但获得了雕刻着镂空花纹还连着一条鲜红披风的的亮银铠甲一副,还额外获得了全套的贴身衣物。

 

  然而Jarvis辛苦扒下来的玩具配件全都被Tony拢到了手心,他强烈要求要帮助‘久病初愈’的护卫队长阁下换衣服,Jarvis无奈的配合着患有间歇性年龄缩减症的Tony伸手伸腿,换上了那套不太合身但勉强覆体的盔甲,然后准备被Tony带去花园。

 

  “这套还是不够合身,先将就一下,我让裁缝们给你赶制几套新衣服,我也可以给你打一些小玩意儿。”Tony盯着站在桌子上活动手脚的Jarvis琢磨了一下可以做什么小东西给Jarvis,顺手把那条Jarvis裹身体用的手帕塞进怀里,然后捧起Jarvis往花园里跑。

 

  Jarvis被颠了一个趔趄,忙不迭的抱住了Tony的一根手指,他无奈的亲了一口Tony的指尖:“不用着急,Sir,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03

 

  “呜哇——”Friday感觉到Tony来了,于是从花瓣里飞出来——经过之前一年的凝露滋养,她已经可以凝聚出虚影了。她忽闪着蜻蜓似的翅膀,半透明的粉色身影一闪,唰的飞到了Tony身前,一眼就看见了坐在Tony掌心的小人,她惊喜的喊了一声:“Jarvis?”

 

  “好久不见,Friday。”Jarvis温柔的笑了笑,向她行了一个骑士礼,鲜红的披风精神奕奕的飘在他身后。Tony顾不上打招呼,急匆匆的问道:“Friday!Jarvis是从花里掉出来的,你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和你一样的花精灵?”

 

  “花里??”Friday楞了一下,绕着Jarvis飞了一圈:“可他不是花精灵呀,花精灵不会有血肉之躯哒。”

 

  “那......”Tony也楞了一下,转身就要让侍从打包行李打算再去一趟圣所。

 

  “你不要那么着急呀。”Friday朝着Tony的后脑勺丢出一个散发着玫瑰馨香的淡粉色光团让他转回来:“Jarvis现在是精灵之子啦。”

 

  “精灵之子一族现在已经不多见啦,我只知道他们喜欢吃石头,吃多了就可以长大啦,Jarvis才刚刚出生,多吃点石头,就能很快变得很厉害啦。”Friday在Jarvis上下飞舞,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飞到了Jarvis面前,Jarvis笑了笑,友善的让出一个位置让Friday站在他旁边,然后任由Friday揉搓他一头金子似的头发。

 

  “石头......Jarvis我们去仓库,还有你想吃,呃,扣子吗?”Tony强行收回了盯着泥土里的小石子的眼光,捧着Jarvis往自己脸前凑了凑,然后把另一只手的袖口伸到了Jarvis面前,那里缝着一枚精致水晶石袖口。

 

  Jarvis仰头看着那枚有他脑袋那么大的袖口,眨了眨眼睛。Tony于是了然的揪下了那枚打磨得浑圆的水晶石,递给了Jarvis。

 

  Friday飞了起来,看着环抱着对他来说超大一块的水晶石的Jarvis的表情,善意的提醒:“你可以直接咬下去,不会咬不动的。”

 

  Jarvis半信半疑的张嘴咬了一口,没想到咔嚓就把水晶石咬了一道口子,Jarvis皱着眉头把有些迟疑的把嘴里的水晶石咬得嘎嘎响,眼神慢慢的亮了起来。

 

  “很好吃,薄荷味的。”Jarvis眯着眼睛舔舔嘴唇,看向边往外走边盯着他看的Tony。

 

  这东西还有口味的吗?Tony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他们在花园口和Friday道别之后,Tony一路问着Jarvis各种问题,往存放矿石和石料的仓库走去。

 

 

 

04

 

 

  “感觉很舒服,暖洋洋的。”

 

  Tony盘腿坐在仓库里铺满了石砖块的平整地面上,一手捏着一根金条的一头,Jarvis坐在他对面,抱着金条的另一头吭哧吭哧的啃出一个个牙印。

 

  “而且这个有麦子的香味。”Jarvis餍足的舔嘴唇,表情带着点儿遗憾:“但是突然感觉饱了。”

 

  它们周围散落着很多小块的各类金属、矿石和宝石:一根只剩下一小半的银条,一块长边缩短了三分之一的精铁铁锭,缺了一个小角的方形大理石石料,还有火玉髓,天青石,黑曜石,红蓝宝石,那些品质上乘几近完美的宝石上面或多或少都留下了啃食的痕迹,用盒子装好的秘银也少了一小粒。

 

  “你这口味还真是一点规律都没有。”Tony把手伸过去让Jarvis站上来,然后掏出手帕给Jarvis擦了擦小脸和小手:“你吃掉的东西的体积有三个你那么多。”

 

  “我现在吃东西应该不是吃到胃里——也许我现在没有胃也说不定——饱只是一个相对的感觉,我也许是在吃那些‘石头’里蕴含的另一些东西。”Jarvis肃着小脸一本正经的思考着,Tony忍不住用伸出食指用指腹对着Jarvis的小脑袋一通乱揉:“好啦,吃饱了就去换衣服,裁缝应该把东西都做好了。”

 

  “告诉我您没有给我做蕾丝裙子。”Jarvis无奈的伸手抬开Tony乱戳的手指,对自己可以预见的灰暗未来叹了一口气。

 

  Tony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微笑。

 

  :)

评论(11)
热度(58)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