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神秘国度 04

  在四月最后一天更一下证明我不是咸鱼_(:з」∠)_,五月应该会尽量周更,完结之后开始填虚拟男友(没错我就是在立flag)

 

 

Chapter 4

 

“阿瓦隆只是一个岛屿,它幅员并不辽阔,光是我们最初的落脚点痛苦森林就占据了它五分之一的面积。”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在一万英尺的高空飞行,Jarvis化成独角兽的形态如履平地的奔跑在不存在的路面,如风一般的迅捷,他们身周的淡青色的圆球形护盾隔绝了高空的寒冷与烈风。终于得偿所愿的Tony跨坐在Jarvis结实的背部,专心的研究缠丝玛瑙的法术模型,还找出了一块普通的作为对比,太过于认真的他不自觉的一点点的低下头凑近那块宝石,以致于Jarvis脖颈上飘扬的纯白鬃毛扫到了他的脸颊。

 

“凝聚圣杯的力量一共需要三样东西,圣杯,金羊毛和翡翠碑。金羊毛在爱琴王国的科尔基斯岛上,我们可以慢慢过去,一路上还可以顺便寻找亚瑟王的骑士英灵。”

 

  反应过来的Tony挠挠脸颊,伸出头看向他们脚底微缩的山川河流:“你能再往高点的地方走吗?我想看看阿瓦隆的地形。”

 

“这个有点难度,再往上一段距离会出现空间裂缝。”嘴上这么说着,Jarvis还是改变了方向,向着斜上方跑了几步。

 

  今天天气很不错,Tony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头顶高悬的火球,耀眼的太阳毫不吝惜的将热量与光芒分享给大地之上的所有生灵,空气湿润而清新,适宜绝大多数生物的活动,只可惜这一切的前提是在地面上。Tony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装满了威士忌的酒壶。

 

    举着酒壶正往嘴边送的Tony突然感觉胯下一凉,然后是一阵激烈的失重感,伴随着卡在喉咙里的一声惊呼,他摔在了Jarvis的怀里。

 

  “你在干什么!”Tony恼怒的挣扎起来,从突然幻化为人形的Jarvis怀里挣脱出来,双手撑着Jarvis的肩膀和手臂踩在Jarvis的鞋面上,去他的公主抱。

 

  “我以为您知道?独角兽的生理结构不适合向上行动。”Jarvis轻笑,召出一道风青色的元素带把Tony失手丢出去的酒壶和壶盖捞了回来。

 

  四周充斥了狂乱的风,Jarvis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映衬下仿佛在发光,就连灰蓝色的瞳孔都似乎闪着润泽的光。完全发不出脾气,好吧,我是就喜欢闪亮亮又好看的东西,Tony有点挫败的抹了把脸,任由Jarvis把撒得所剩无几的酒壶盖好塞回他的口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Jarvis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的硬壳果子。

 

  “为什么你对我的口袋这么熟悉?还有你什么时候往我口袋放的果子??”Tony有点震惊,鉴于他几乎把所有行李都塞到了口袋里,所以他自认对口袋的防卫工作做得还是很尽心的。

 

  “在尘世做准备工作的时候,Sir,您给了我开口袋的小法术记得吗?”抱着踩着他的脚也只到他鼻子的Tony,Jarvis垂直的向上飞去。“还有,我记得我和您详细的讨论过关于长期摄入大量酒精对身体的危害性?”

 

  “哦,这个怎么吃。”Tony干巴巴的应声,低下头研究手里的果子,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听到了果子里面隐约的水声。

 

  “捏住蒂,转几圈,然后垂直拔起,会有一个管子一样的结构,就像吸管一样。”Jarvis看了眼周围隐约开始出现的空间裂缝,又看了看脚底下的大地,搂紧了怀里的人继续向上飞行。

 

  很快Jarvis就停下来了,这个高度能很好地观看阿瓦隆地形地貌,而再往上不但会被大量的空间裂缝遮挡视线,还有被撕裂的危险。

 

  这时Tony举起果子在Jarvis面前晃了晃,Jarvi低头,看到Tony一脸兴奋:“Jarvis!这是什么?这是天然生长的果实吗?它里面含有酒精成分吗?还有——”Tony一手搂紧Jarvis的脖子,一手捧着果子,表情带着迷醉的满足,这里面的液体味道令人惊艳,醇美柔滑的口感醺人欲醉,还仿佛带有一点浆果的香气:

 

  “这叫囊果。”Jarvis有点无奈的打断了Tony:“是的,它是天然生长的,它也不含酒精,带给它酒的味道的是另一种东西,而且如果它的果实周围有其他水生长的话它里面的液体还会带上其他果实的香味,目前还没有种植的方法,只能在野外偶然找到一些。”

 

  “Sir,您不是要看阿瓦隆的地形吗?请看吧,但是要注意周围的空间裂缝,那很危险。”

 

  Tony又喝了一口果汁,不舍地把注意力分到了周围的环境上,在他们周围是散落着一道道细微的黑色裂隙,往头顶看上去,裂隙逐渐密集,直到再往上,在目光所能及的最远处化为一片纯然的黑。

 

  “先不说那个,再往上是哪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危险缝隙却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就像看到了他最喜欢的巧克力甜甜圈一样,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要靠近。

 

  “我们称呼那里为空间海,Sir,您应该已经知道了神秘国度是对分属三个王国的三块大陆的统称,而三块大陆就像空间海里的一块‘孤岛’,在大陆的边缘都是逐渐被撕裂的空间。”说着Jarvis忧虑皱起了眉头,近几年空间海有逐渐吞噬大陆的迹象,而且这绝对不属于正常的空间潮汐现象。

 

  “感觉像是一个被封存在水晶球里的安全小屋?”Tony歪了歪脑袋,又喝了一大口果汁,终于舍得去观察他原本的目标,阿瓦隆岛的地形。

 

  他们目前的高度确实很适合观察地形,Tony回头看了看他们来时的方向,阿瓦隆岛整个地形就像是一块倒U形的马蹄铁,他们来时的方向正好是马蹄铁的一端,很明显是一大片森林地形,在他们脚下的土地则是狭长的平原,那个巨大而美丽的永恒之湖像一颗蓝宝石一样镶嵌在地表,隐约还能看到Jarvis所说的那个巨石阵,而在狭长的平原两边都能看到有着指甲盖大小的建筑密密麻麻的凑成一个群落。

 

  “原来痛苦森林那么大吗?我们刚好传送到了痛苦森林和格林亨治的交界处啊。”Tony感叹了一声,顺手把喝完的果壳塞到口袋,他可是从不乱扔垃圾的好公民:“倒是省事了,卓斯福之村在哪?”

 

  “就在格林亨治平原的左边,另一边是绿色游荡者之村,他们有一间很棒的酒馆,我们之后会去那儿。”Jarvis伸手指了指,又补了一句:“当然我会让您深刻理解什么叫‘适量饮酒’的。”

 

  Tony表情唰的一下变得阴沉沉的,他瞪了Jarvis一眼咬着牙说:“我知道了,我的小北极星,为什么不变回你的原形载着Daddy去拜访你的好朋友呢?”

 

  “也许我可以就这样带着您过去?我保证速度不会比原形慢上哪怕一秒钟。”Jarvis微笑着伸出双手,摆出一个公主抱的起手式。

 

  Tony气得踹了Jarvis一脚然后借力窜出Jarvis的怀里,在就要坠落的时候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魔法之翼,甩给Jarvis一个气呼呼的背影。

 

  温柔的笑了笑,Jarvis不紧不慢的跟上Tony,不远不近的缀在他后面。

 

 

 

    从高处往下飞行总是特别省力,几乎是从半空中滑行向地面的Tony微微屈膝踩上了松软的草地,这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刚才在高处Tony看见的村庄应该就在不远处。

 

  紧随其后的Jarvis悄无声息地落在Tony身边,轻轻的发出了一个代表疑惑的音节,抽了抽鼻子。

 

  “Sir,这里似乎出现了很多亡灵,我闻到了死灵的臭气。”Jarvis对着眼神疑惑的Tony解释道:“十年前我拜访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一处‘圣所’,不可能仅仅十年就转化成污秽之地,这里面一定出现了什么变故。”

 

  “我们去村子里看看。”闻言Tony也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什么好迹象。

 

  在加速术的加持下他们赶向了Jarvis记忆中村庄的方向,一路上毫无生灵的踪迹,只有亡者的低声窃语,直到Tony不耐烦的炸了一团净化术周围的躁动才安分下来。

 

  前方一根粗壮的箭矢突兀的穿过树枝直逼Tony而来,Jarvis眼疾手快的劈出一道青色风刃撞向箭矢,勉强让它蹭着Tony刚刚撑起来的护盾擦过去。

 

  松了一口气,Jarvis扔出一个小型净化术,表明自己并不属于亡灵,然后带着一脸不满的Tony缓缓走出树林。

 

  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由木头搭建起来的围墙,中间大门紧闭,门两边的高台之上站着四个毛茸茸的矮人,操纵着固定在墙上的巨大弓弩直直的指着他们。

 

  城墙上的一位矮人看清了来人的样子,惊喜的呼喊起来:“都停下!是守护者大人!快去请首领!”

 

  门后出现了一些响动,而后打开一道宽大的缝隙,一个相比其他矮人相对高大一些的男性矮人领着一队卫兵跑了出来,他急匆匆的在他们面前停下行礼:“尊敬的大人,请原谅我们的冒犯,首领期待着您的到来。”

 

  “你们似乎遇到了困境。”Jarvis冷淡的微微颔首,跟着卫兵进入了堡寨之内:“我身边这位先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法师,也许他能为你们提供一些帮助。”

 

  “您一定是一位强大的法师。”矮人卫兵队长恭敬的向着Tony也行了一礼:“矮人一族衷心恳求您的援手。”

 

  “我们会和你们的首领好好聊聊的。”Jarvis矜持的点点头,此时他们已经跟着卫兵队长走到了一处精巧的小木屋前,卫兵队长带着矮人士兵留在了外面,Jarvis则是带着Tony走进了木屋。

 

  走在前面的Jarvis自然也没用看见Tony在他背后看他的眼神。

 

  Jarvis在别人面前这么假正经的吗?真是看不顺眼啊,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看了就很想......掐他脸,不过Jarvis那么瘦掐起来手感肯定不好......话说我们现在去哪儿来着?

评论(4)
热度(14)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