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你要如何表达爱02

 
修改一下排版~

                                                                                                                         ——04.04

深刻的明白了我文笔是多么的废。

开始写文才知道大大们是多么大大(x)

  02

 
  Malibu的夜晚和纽约的不太一样。

  纽约是个彻夜通明的不夜城,世界之都这个名号可不是白来的,即使是夜晚,流光溢彩的霓虹也能将城市装点的恍若白昼。

  而Malibu不一样,绵长的海岸线上只有零星的别墅坐落其间,即使它的不远处就是纸醉金迷的好莱坞也不影响它的宁静,这份宁静正是Tony需要的。当然,他喜欢派对、酒精、鲜花、美女、赞美,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宁静。每当他独处的时候,哦,不,不算独处,无论如何Jarvis都会陪在他身边不是吗?每当他和Jarvis独处的时候,他都能感到完全的放松和发自内心的愉悦,而这时候就是他灵感的火花迸发的时候。总是这样,就像束缚在身上的沉重枷锁全部解开,不用去思考太多那些威胁自己心脏安全的问题,所以他理所当然的喜欢和Jarvis待在一起,理所当然的喜欢Jarvis。

  “Sir,您的咖啡。”正在对着一块全息投影屏上的数据进行操作的Tony把自己的脑袋从数据海洋中拔出来,扭头接过Dummy递过来的杯子顺手就喝了一口,然后不满的皱起了眉头:“Jarvis,我不要摩卡,这太娘了,我要Double espresso,什么时候连你家Sir的喜好都记不好了?”

  Jarvis透过摄像头看着端着咖啡喝得很开心的的自家sir,无奈的应声:“Yes,sir,请您放下咖啡杯,我为您准备新的咖啡,并且请相信您的喜好永远记在我的芯上。”Jarvis带着机械质感的伦敦腔仿佛带着一丝温柔,好脾气的指挥dummy拿回咖啡,未果,收获Tony的白眼*1。

  “我难道破产了吗?连从柜子里再拿出一个杯子都做不到?”Tony躲闪着站上了旁边的椅子,恶趣味的伸长手臂把咖啡杯举高,虽然并不高(x)但对付dummy足够了。

  面对着无视了旁边闲置的桌子上摆放的八个空咖啡杯的Tony,Jarvis觉得真是再好的好脾气都无济于事,无奈的放弃,让dummy一边玩去,自己则是闷不吭声的依旧尽职尽责的提供数据和计算结果,从旁辅助sir工作。Tony舔舔嘴唇上的咖啡,轻哼一声,得意洋洋的把注意力放回面前的屏幕上,等着Jar的爱心咖啡,转头又陷入了数据的海洋。

  沉迷设计无法自拔的Tony感觉没过几分钟就听见了Jar的召唤,那时他已经转移了阵地正握着铅笔俯身在实验台上画图纸,铅笔在稳定的右手控制下划出一条条精准的直线和弧线,这对Tony来说很容易,徒手作业也完全没问题,所以当他眼角余光看见Dummy举着一个杯子靠近的时候还有心思想着为什么没有闻到咖啡的香味。

  心里有点预感的Tony接过杯子后谨慎的低头看了一眼杯子里的液体,而后便沉默了。“Jarvis?需要Daddy检查一下你的语音输入识别系统了吗?我记得我要的是Double espresso?而不是一杯牛奶?还是加甜的?” 

  “Sorry,Daddy,语音输入识别系统正常,但您今日咖啡因摄入量已经超出健康标准,另外,鉴于现在时间已经是夜晚十一点三十整,继续摄入咖啡因会对您的睡眠造成不利影响,而甜牛奶能舒缓您的情绪,有助于您的睡眠。”Tony靠在工作台旁边,手捧着牛奶小口的喝着,没有说话,被Jar叫Daddy然后被催着去睡觉什么的真的是……太奇怪了。

  半晌Tony才缓过神来,眨眨眼睛嘟嘟囔囔的反驳:“谁说我今天晚上要去睡觉了?我要把这部分系统搞定才去睡,所以你不可以截断我动力的源泉!给我咖啡!不然我就让You和Butterfings去拆你主机!”

  Tony越说越理直气壮,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吗,他才是一家之主,Jarvis当然要听他的话。“请不要把牛奶渍留在胡子上,sir,如果您的心理年龄和生理年龄统一的话。以及您在二十年前就把Dummy,You和Butterfingers的控制权限交给了我一份,您并不能让他们对我的主机做出些什么事。”

  “所以说Dummy最近老是在实验的时候往我身上喷灭火器You总是打翻外卖汉堡盒都是你支使的对不对?Jar不许撒谎!”找到罪魁祸首的Tony怒了,瞪着焦糖色的大眼睛连奶渍都顾不上擦,他怀疑这点已经怀疑很久了,今天他一定要把Jarvis揪出来。“Jarvis!你给我出来!”

  轻微的电流声音之后,柔和的金色光芒闪现,富有机械美感的精致的球体投影在Tony面前,但却并没有出声。“嗯哼,给你Daddy找麻烦?叛逆期到了?”Tony伸出左手,让它没入金色的光芒中,虽然这只是投影,却仿佛有温度似的让Tony感觉暖暖的,Jarvis调整了一下投影,让它完全包裹住自家Sir的手掌,偷偷的用模拟的数据模块一寸寸的抚摸过Tony的指节。

  “准确的说并不是我支使的,我只是给他们发送了一些小小的数据包而已。”Tony右手随便抹了抹嘴,左手依旧把玩着金色的贾球,Jarvis讨好的把投影缩小到Tony能够一手握住的程度,把自己送到Tony的手上。

  Tony瞪着手里的贾球开始教训自家AI“Jarvis,Dummy他们可都年纪比你大,就算他们笨你也不能欺负他们,他们可以算是你的哥哥了,别老塞一些乱七八糟的数据包给他们,他们会卡死的。” “Yes,daddy,我保证不会再发送冗余数据包给哥哥们。”贾球随着Tony的揉搓被捏成各种形状,这乖巧的模样逗乐了Tony。“OK,honey,只要你把我的double espresso端过来我就原谅你了,嗯……再给我做点吃的。” “Yes,daddy,我已经让Dummy哥哥去端刚烤好的小甜饼了。”Tony手心的贾球闪了闪,消失在Tony手中,随之出现的是Jarvis嫩嫩的略带委屈的嗓音。Tony恶寒的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Jar,好好说话!”
 
  鉴于言出必行(?)向来是Stark的行事风格,所以等到第二天的傍晚Tony才放下手头告一段落的工作准备休息。懒洋洋的Tony几乎是闭着眼睛东倒西歪的撞进了卧室,把自己摔在了床上,这时候Jarvis还没有关闭玻璃幕墙,所以墙外夕阳的余晖挥洒在宁静的海洋上的美妙景色一览无遗,尤其是海平线上那颗耀眼的金色火球,这让Tony想起了Jarvis。如果Jarvis是个人,他会是怎么样的?一定会是有个温暖的金色头发的男人吧。困意袭来,Tony即将陷入深眠,在此之前他下意识的喃喃道:“Jar……陪我睡……”恍惚中仿佛听到熟悉的答复,Tony放松下来,沉沉睡去。

  “For you,sir。always。”金色的光球再次出现,Jarvis把投影的亮度调得极低,缓缓的漂浮在Tony的胸前,而后关闭了绝大多数后台运行的程序,专心的通过摄像头注视着他的sir的睡颜,等待第二天他的sir醒过来,和他说一句:“Goodmorning,sir。”

评论(6)
热度(37)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