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怖

贾尼贾可逆无差

杂食党 但不吃盾铁

最近喜欢上蝙蝠侠了

【贾尼-宝石拼盘】拇指王子(完)

  本来是上上次活动文《宝石心的国王和他的夜莺》的后续番外,阿年说想看于是摸了个出来,然后一直咸鱼到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写完,上的内容也就是这篇的01~05,至于前情,没看过也没事,大概就是Jarvis成功救回了Tony,但自己变成了一颗种子,Tony又把他种出来了。

 

  作为一个画风清奇的‘甜点’依然要放图,Jarvis的大食盒

 

 

 

01

 

  国王陛下的寝宫里骤然爆发出一阵狂笑。

 

  一年前,Tony历经千难万险找到了圣所,在一位红斗篷的魔法师的帮助下,他在庭院里的柳枝抽出第一道嫩芽之时种下了那枚光华灿烂的种子,顺带还和那个长脸魔法师买了一瓶鲜花凝露给那只粉玫瑰Friday。

 

  经过一年的细心呵护,那枚小小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长出了一个嫩黄色的花苞,细长的黄色花瓣层层合拢掩盖了花心的情形,今天它突然就毫无预兆的开放了。

 

  当时Tony正坐在一边桌上摆弄他的小工具,他似有所感的一抬头,就恰好看到花瓣一点点绽开——那是一朵有他两个巴掌大的向日葵——花瓣张开一半之后一个只有食指大小的小白团子啪叽从倾斜的花盘上摔到了桌面上。

 

  “Jar......Jarvis哈哈哈哈哈。”看着浑身赤裸的金发小人睡眼惺忪的抬起头茫然的揉了揉眼睛,Tony咳嗽两声收敛笑声,抹去眼角毫无疑问是笑出来的眼泪,上前小心翼翼的捧起小人,亲吻了一下:“好久不见,Jarvis。”

 

  “Sir?我......”终于反应过来的Jarvis回了一吻,或者说,把他的脸埋到了Tony的嘴唇上,然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现在......”

 

  “去年你......变成了一颗种子,我去圣所求助了魔法师,他们说你会变成一种全新的生命形式,但具体是哪一种他们也不知道。”Tony捧着掌心的小人又亲了一下:“也许我们可以先去见Friday,但是首先我要给你找一套衣服。”

 

  “去年?已经过去一年了吗?”Jarvis恍惚的转头看向窗外,明媚的阳光下金灿灿的迎春花开得兴高采烈的,在风中摇头晃脑的和春风嬉戏。

 

 

 

02

 

  作为一国王子,Tony的童年无疑拥有大把的玩具,Tony让宫廷女官找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玩具箱子,挑选出玩偶和兵人里大小和Jarvis体型相差不大的那些,将它们在桌上一字排开。

 

  “Jarvis,你喜欢哪一套?巫师长袍?要不要试试蕾丝淑女裙?”Tony兴致勃勃的问,不怀好意的扯了扯Jarvis身上的布料。

 

  披着一条白色丝绸手帕权当是长袍的Jarvis揪紧手里的手帕,站得笔挺,一脸严肃的看了一圈桌子上各式各样的‘模特’,然后看中了一个骑士玩偶的衣服,王子的玩具自然是极为精致的,所以Jarvis不但获得了雕刻着镂空花纹还连着一条鲜红披风的的亮银铠甲一副,还额外获得了全套的贴身衣物。

 

  然而Jarvis辛苦扒下来的玩具配件全都被Tony拢到了手心,他强烈要求要帮助‘久病初愈’的护卫队长阁下换衣服,Jarvis无奈的配合着患有间歇性年龄缩减症的Tony伸手伸腿,换上了那套不太合身但勉强覆体的盔甲,然后准备被Tony带去花园。

 

  “这套还是不够合身,先将就一下,我让裁缝们给你赶制几套新衣服,我也可以给你打一些小玩意儿。”Tony盯着站在桌子上活动手脚的Jarvis琢磨了一下可以做什么小东西给Jarvis,顺手把那条Jarvis裹身体用的手帕塞进怀里,然后捧起Jarvis往花园里跑。

 

  Jarvis被颠了一个趔趄,忙不迭的抱住了Tony的一根手指,他无奈的亲了一口Tony的指尖:“不用着急,Sir,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03

 

  “呜哇——”Friday感觉到Tony来了,于是从花瓣里飞出来——经过之前一年的凝露滋养,她已经可以凝聚出虚影了。她忽闪着蜻蜓似的翅膀,半透明的粉色身影一闪,唰的飞到了Tony身前,一眼就看见了坐在Tony掌心的小人,她惊喜的喊了一声:“Jarvis?”

 

  “好久不见,Friday。”Jarvis温柔的笑了笑,向她行了一个骑士礼,鲜红的披风精神奕奕的飘在他身后。Tony顾不上打招呼,急匆匆的问道:“Friday!Jarvis是从花里掉出来的,你看看他现在是不是和你一样的花精灵?”

 

  “花里??”Friday楞了一下,绕着Jarvis飞了一圈:“可他不是花精灵呀,花精灵不会有血肉之躯哒。”

 

  “那......”Tony也楞了一下,转身就要让侍从打包行李打算再去一趟圣所。

 

  “你不要那么着急呀。”Friday朝着Tony的后脑勺丢出一个散发着玫瑰馨香的淡粉色光团让他转回来:“Jarvis现在是精灵之子啦。”

 

  “精灵之子一族现在已经不多见啦,我只知道他们喜欢吃石头,吃多了就可以长大啦,Jarvis才刚刚出生,多吃点石头,就能很快变得很厉害啦。”Friday在Jarvis上下飞舞,还是忍不住好奇心飞到了Jarvis面前,Jarvis笑了笑,友善的让出一个位置让Friday站在他旁边,然后任由Friday揉搓他一头金子似的头发。

 

  “石头......Jarvis我们去仓库,还有你想吃,呃,扣子吗?”Tony强行收回了盯着泥土里的小石子的眼光,捧着Jarvis往自己脸前凑了凑,然后把另一只手的袖口伸到了Jarvis面前,那里缝着一枚精致水晶石袖口。

 

  Jarvis仰头看着那枚有他脑袋那么大的袖口,眨了眨眼睛。Tony于是了然的揪下了那枚打磨得浑圆的水晶石,递给了Jarvis。

 

  Friday飞了起来,看着环抱着对他来说超大一块的水晶石的Jarvis的表情,善意的提醒:“你可以直接咬下去,不会咬不动的。”

 

  Jarvis半信半疑的张嘴咬了一口,没想到咔嚓就把水晶石咬了一道口子,Jarvis皱着眉头有些迟疑的把嘴里的水晶石咬得嘎嘎响,眼神慢慢的亮了起来。

 

  “很好吃,薄荷味的。”Jarvis眯着眼睛舔舔嘴唇,看向边往外走边盯着他看的Tony。

 

  这东西还有口味的吗?Tony对这件事情很感兴趣,他们在花园口和Friday道别之后,Tony一路问着Jarvis各种问题,往存放矿石和石料的仓库走去。

 

 

 

04

 

 

  “感觉很舒服,暖洋洋的。”

 

  Tony盘腿坐在仓库里铺满了石砖块的平整地面上,一手捏着一根金条的一头,Jarvis坐在他对面,抱着金条的另一头吭哧吭哧的啃出一个个牙印。

 

  “而且这个有麦子的香味。”Jarvis餍足的舔嘴唇,表情带着点儿遗憾:“但是突然感觉饱了。”

 

  它们周围散落着很多小块的各类金属、矿石和宝石:一根只剩下一小半的银条,一块长边缩短了三分之一的精铁铁锭,缺了一个小角的方形大理石石料,还有火玉髓,天青石,黑曜石,红蓝宝石,那些品质上乘几近完美的宝石上面或多或少都留下了啃食的痕迹,用盒子装好的秘银也少了一小粒。

 

  “你这口味还真是一点规律都没有。”Tony把手伸过去让Jarvis站上来,然后掏出手帕给Jarvis擦了擦小脸和小手:“你吃掉的东西的体积有三个你那么多。”

 

  “我现在吃东西应该不是吃到胃里——也许我现在没有胃也说不定——饱只是一个相对的感觉,我也许是在吃那些‘石头’里蕴含的另一些东西。”Jarvis肃着小脸一本正经的思考着,Tony忍不住用伸出食指用指腹对着Jarvis的小脑袋一通乱揉:“好啦,吃饱了就去换衣服,裁缝应该把东西都做好了。”

 

  “告诉我您没有给我做蕾丝裙子。”Jarvis无奈的伸手抬开Tony乱戳的手指,对自己可以预见的灰暗未来叹了一口气。

 

  Tony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微笑。

 

  :)

 

 

05

 

  国王陛下的寝宫无疑是完美的,它兼顾了美观与舒适两种优点,大理石地面铺着巧手匠人手工织成的羊毛栽绒地毯,雕刻着精美花样的黑檀木窗台挂着厚厚一层的深色窗帘,为在酒红色呢绒帷幔中沉睡的国王陛下遮挡了正午刺眼的阳光,房间里熏了香,氤氲着小苍兰,雪松和檀木的香气,让人沉睡得更加安稳。

 

  Tony短暂的醒了一会儿,他懒洋洋的在丝绸和棉花的天堂里打了个滚,蹭了蹭柔软的枕头,就要继续投入睡神的怀抱,然而从身后传来的一声急促短小的金属摩擦声打扰了他。

 

  感觉到眼皮前的光线亮了几分,Tony把自己的脸埋到了两个枕头间的夹缝里,迷迷糊糊的嘟哝着抱怨要Jarvis别把窗帘拉开,随后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一撮头发被揪了起来。

 

  “您该起床了。”刚刚拉开了窗帘的Jarvis双手握着一缕Tony的棕色头发往上揪——是的,他飘,或者说飞在半空中,威风凛凛的威胁着伟大的国王陛下。

 

  国王陛下不情不愿的揉揉自己的脸,感觉到那一小撮头发随着他的动作轻轻地扯着他的头皮,他睁开眼睛瞪着自己脑门上空飘着的小人呲着牙威胁:“我要给你断粮!今天你就自己去花园里捡地上的小石子去啃吧!”国王陛下悔恨的想到自己早就该看清这个乱臣贼子的真面目,喂他吃了那么多东西,把他养得健健康康牛逼哄哄,他却把能力全反过来对付他!

 

  “起床。”Jarvis穿着Tony亲手打造的小小的蓝银色铠甲,意志坚定,语气沉稳,还握着那缕头发。直到Tony泄气的坐起来准备去洗漱,他满意的才松开手,飘下来亲了亲Tony的嘴唇:“我去给您取早餐。”飞走的Jarvis在心里偷偷的笑了笑,回味着刚才Tony因为距离太近瞪出对眼的画面。

 

  当Tony穿戴整齐坐在餐桌边玩叉子的时候,Jarvis也举着一个对他来说像小山一样的银托盘飞了进来,这种体型上的巨大差距总是能戳到Tony的小笑点。Tony看着穿着Jarvis轻巧无声的放下托盘,揭开了弧形的盖子,还是那些老一套:蒜蓉小圆面包,切片面包配新鲜蓝莓果酱,手指大小的烟熏猪肉培根三明治配煎蛋,以及昨天他和Jarvis说(ken)好(qiu)的两个Jarvis特制带夹心奶油的巧克力甜甜圈,饮料是一壶东方茶叶和新鲜牛奶熬制的奶茶。最后是盛放在描金瓷碟里的一大块剔透的鲜艳红宝石和一粒米粒大小的绿松石。

 

  “请您用餐。”Jarvis慢条斯理的鞠了一躬,然后在盘子里盛放着宝石的小杯子边上盘腿坐下,捧起了那一小粒苍蓝色的绿松石。

 

  Tony用手里的叉子柄戳了一下Jarvis平坦的脊背:“嘿,亲爱的,这套衣服还合身吗?”

 

  Jarvis身上穿着的不是叫他起床时穿的训练盔甲,而是一套体面的黑色绅士服装,银质的双排扣整整齐齐的扣在熨烫妥帖的衣服上,胸前的小口袋里还装着Tony给他做的小怀表。

 

  “表还好用吗?有没有要调整的地方?”Tony往嘴里塞了一口三明治,兴致勃勃的问道,做出细砂大小级别的精密零件即使对于他这个天下第一的机械师来说也是一个挑战,以致于他不得不借助小精灵Jarvis的一臂——或者说一嘴之力。

 

  “衣服很棒,怀表目前也运转良好。”咬了一嘴红宝石的Jarvis咽下了嘴里的东西之后认真的回答:“但还是有一些微小的误差,秒针每转动九十圈会出现千分之一秒的整体延迟。”

 

  “哦,那不是我的错,一定是让你啃的那颗精铁齿轮你啃歪了。”Tony用叉子撩了一点甜甜圈里的奶油舔了舔:“待会儿我们再研究一下,说起来......绿松石是什么口味的?”

 

  “有点像蓝浆果,但没什么水份,有点干。”Jarvis砸吧砸吧嘴,说着吃了一口多汁的石榴味红宝石。

 

  “唔......今天异域那里送了一些振金过来,待会儿我们去试试怎么样?”Tony点点头,喝了口茶:“吃完饭我们先去研究你的小怀表,然后我再带你去吃好吃的。”

 

  胡塞一通就算吃完的Tony盯着Jarvis把最后一小块红宝石塞进嘴里,一拍桌子就要往铸造室跑,感觉跑不动的他他扭头就看见自己的衣带被坐在桌子上的Jarvis揪住了,Tony试着挣扎,然而Jarvis就像在桌上扎根似的压根拖不动。

 

  “No,Sir,请您先去处理您积压的文书工作,佩珀女官等您很久了。”Jarvis一脸严肃的松开了Tony的衣服:“我会在一边协助您的,等您完成工作,您就可以做您想做的事了。”

 

  浑身干劲突然消失的Tony坐回椅子上,不服气似的瘪瘪嘴:“包括给你换上蕾丝女仆装吗?我给你准备了那么多小裙子你一条都不肯穿给我看。”

 

  Jarvis小手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深吸一口气:“好吧,您完成您的工作,我就穿您挑选的衣物。”

 

  “现在就穿!”Tony得寸进尺的要求,闪闪发光的棕眸带着一点儿期盼,直直的盯着Jarvis。

 

  “我......”拒绝的话卡在喉咙怎么也说不出来,Jarvis揉着额角深深的叹气,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兴奋的Tony托着Jarvis转着圈儿的回到了寝宫,在宫殿一角的桌子上按下一个开关,平整的桃花心木桌面从中间分开向两边移去,地下掩藏的内容缓缓升起,正是整整齐齐五大排衣架,挂满了以Jarvis的体型量身定做的各色女性衣物。

 

  “Sir,我是否能请问您......”看Tony一副预备齐全的样子,Jarvis忍了忍还是把问题憋回去了,反正也不会是什么好答案。

 

  早有准备的Tony直奔目标,捏着一排衣架拖出来,拿出了一套黑白的女仆装塞进Jarvis怀里:“你先换这个。”说着他拉开了桌子中间的抽屉,里面是各式各样的女性配饰,Tony熟练的挑选出了配套的饰物摆在Jarvis面前,然后好整以暇的坐在座位前,得意的抬抬下巴:“来吧,亲爱的。” 

  

  Jarvis放下捂着脸的手,看了看丝毫没有回避的意思的Tony,默默的拿起了那条白领子的黑色长裙。

 

 

 

06

 

  “关于西城贫民区的税收问题......在这里。”跪坐在Tony手边的Jarvis扛着一根笔虚点一下写满文字的纸张,用他那冷淡而无机质的嗓音为Tony缓缓解说着,Tony认真的盯着文书,时不时瞄一眼淡定的专注于文书的Jarvis。

 

  Jarvis身上穿着的是黑色的传统女仆装,头上带有喀秋莎*,领子是白色的,其下用缎带打了个整整齐齐的蝴蝶结,黑色长裙之外穿着带有荷叶边的白色围裙,Tony亲手把围裙带子在Jarvis身后系成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裙摆之下,是一双精致的手工小牛皮靴,白色长袜在裙摆之下随着Jarvis的动作若隐若现。时不时看一眼Jarvis的Tony心想不愧是我的人,穿什么都好看。

 

  “您的印章。”看Tony考虑得差不多了,Jarvis推开身边那个珐琅盒子,抬起那个银质印章递给了Tony。

 

  在写完的文书最后盖上国王印章,Tony松了口气,一下子放松下来软软的靠在椅子里,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Jar——我要吃点心。”

 

  Jarvis不紧不慢的收拾着桌子上的杂物让它们各归其位,尤其注意放好印章,然后整理好了完成的文书,摇晃铃铛示意女官进来取走。随后才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朝Tony行了一礼:“好的,请您稍等。”

 

  女仆礼??直愣愣的看着飞出去的Jarvis那飘啊飘的裙摆,Tony在惊叹于Jarvis的适应速度之快的同时感觉背后有点毛毛的。

 

 

 

07

 

  “嗯哼,准备吃大餐吧。”把Jarvis捧在手里一路上搓头摸脸掀裙子玩了个够,Tony心满意足的打开了存放珍贵金属的仓库,走进去踮起脚取下中间木架上的盒子。

 

  站在桌子上的Jarvis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让它们恢复之前的整齐。然后仰着头看着Tony把盒子端过来打开。

 

  正准备伸脑袋往盒子里看的Jarvis在盒子被打开的一瞬间被一股辛辣的味道冲了个满头满脸,他连忙转过身,连打了一大串喷嚏。

 

  捂着脸转回来的Jarvis对上Tony隐含关切的眼神,抽了抽鼻子,放下了手:“我猜振金是辣的。”Jarvis说着揉了揉脸,缓解了一下想打喷嚏的冲动。

 

  “看起来它对你有些刺激的影响,还是小心点。”Tony指尖蹭蹭Jarvis毛茸茸的小脑袋,去取出了切割振金专用的工具,切下了他发丝尖尖那么大的一块振金。

 

  乖巧的坐在桌边的接过那一小粒振金,迟疑的咬了一口,托尼憋着一口气小心的看着Jarvis。

 

  “确实是辣的,不过味道很棒,口感像是宫廷厨房里用果木熏制的肉干。”细细的咀嚼后咽下嘴里的东西,Jarvis给予了振金的口味肯定的评价。

 

  又咬了一口,Jarvis边嚼边点头:“而且吃起来感觉很舒服,暖洋洋的。”

 

  “那就好,来,都给你,慢慢吃。”虽然对于一个铸造师来说,珍贵的金属比什么都来的重要,不过既然Jarvis喜欢......大不了以后再去异域找好了。

 

  “唔唔。”咬了一满嘴振金的Jarvis点头,说实话吃了这么久各色水果和蔬菜口味的宝石和金属,他真的挺想念肉味的。

 

  就这样,一人吃得津津有味,一人看得津津有味,Jarvis不自觉的就有些吃撑了。

 

 

 

08

 

  “Sir......我感觉......有些......”深呼吸一口气,把手里的振金丢回小盒子,Jarvis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扶着盒子无力的晃了晃脑袋,一丝汗水顺着发丝在空中甩出一道湿润的弧度。

 

  托尼惊呼一声,猛的站了起来,顾不上被他带倒的椅子,伸手捧起了小小的Jarvis:“你感觉怎么样?”Tony声音带着说不出的紧张,自从Jarvis变成了精灵一族,托尼就再也没见过Jarvis出汗,现在肯定有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了。

 

  “热......” Jarvis难受的扯开衣领,还是有点喘不过气,干脆把身上的裙子撕了下来丢到了桌上。

 

  “Jarvis,你在发光!”Tony震惊的看到Jarvis身上亮起了光芒,并且那光芒逐渐变得明亮耀眼起来。

 

  光芒完全包裹住了Jarvis,Tony担忧的注视着手心的光茧,正在他想抱着Jarvis去花园找Friday时,Jarvis终于说话了。

 

  “Sir,不用担心,我想我知道是怎么怎么回事了。”Jarvis的声音已经冷静了下来,他柔声安抚着Tony:“请您把我放在桌子上,一会儿就好。 ”

 

  被放在桌上的光茧表面仿佛水波一般光华流转,它缓缓膨胀拉伸,Tony的表情也不断变化,从担忧,到思虑,最后,惊喜一点点的从他脸上向外透了出来。

 

  光茧逐渐膨胀到成年人大小,所幸仓库的桌子足够大到容纳得下它——也许马上就是他了。光茧渐渐的分化出了头部,四肢,然后逐渐变得精细,十指、五官、头发都一点点的显现出了形状。

 

  Tony屏住呼吸眼也不眨的盯着Jarvis,就看到光芒四散为细碎的光点,隐没在空中,露出了之前一直被遮掩着的Jarvis。

 

  浅金色的睫毛微微扇动,Jarvis睁开了灰蓝的双眼,他晃了晃脑袋,眼神聚焦在Tony身上,露出了一个轻松的笑容:“我是否该说一句好久不见?”

 

 

 

09

 

  “所以你这是成年了?”入夜之后,洗过澡的Tony享受的坐在床边,仰着头让Jarvis为他擦干头发。

 

  “是的,Sir,我们种族只要汲取了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变成人类的体型。”Jarvis轻轻的按摩着Tony的头皮,满意地看到Tony的肩膀慢慢放松了下来:“但体型变幻仅仅只和体型有关,我依然需要进食各类宝石和金属。而且能力也没有消失,我现在依然能飞,并且力量也仍旧强大。”

 

  “嗯哼,你可真难养。”Jarvis的按摩手法让Tony舒服的眯起了眼睛,Tony嘴里虽然说着抱怨的话,脸上却满是得意的笑意,仿佛在说:哼,看我把你养得多好。

 

  “您辛苦了。”Jarvis低笑一声,抽走了擦头发的干布,拍拍Tony:“好了,您该休息了,明天早上我给你准备一桌甜点。”

 

  “好!”Tony往后一翻倒在床上,拍拍身边的位置:“不一起来睡吗?Honey?”

 

  “有机会的。”Jarvis温温柔柔的一笑,挥灭了房间的烛火,Tony莫名的背后一凉。

 

 

 

10

 

  成为精灵之子以后Jarvis一直都睡在Tony的床头,已经很久没回自己的房间了。

 

  Jarvis环顾一下房间的布置,动手开始收拾房间,在那之前,Jarvis特地把一个大大的盒子放在了床头,一角黑色的裙摆在盒子的镂空花纹之下若隐若现。

 

 

 

——End——

 

 

PS:喀秋莎:女仆头饰,女仆的重要标志之一。来源于托尔斯泰的《复活》中的女主角的名字,因为大正时代松井须磨子出演的喀秋莎戴着这种头饰因此得名。(大概就是带荷叶边边的那种发箍。)

 

以上资料来自于百度百科

 

 

评论(6)
热度(62)

© 无怖 | Powered by LOFTER